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1章 审配的计划(1/2)
    沮授黯然。

    汝颍系与河北系的冲突一直存在,从未停息,可是发展到今天这一步,还是出乎他的意料。袁绍接连受挫,虽然还有一定优势,但优势已经不明显,如果再这么内耗下去,秋季攻势很难指望有什么理想的结果。等孙策在兖州战稳脚跟,袁绍可就没什么优势可言了,他只有一州之地,却四面受敌,形势不容乐观。

    “正南兄,虽说攘外必先安内,可如今袁谭战败被俘,汝颍系已经偃旗息鼓,无力再争。我等是不是也该见好就收,用其智力。若一味穷追,岂不是让主公为难?”

    审配微微颌首,放缓了语气。“公与,并不是我想穷追猛打,赶尽杀绝。既为主公之臣,岂能不顾及主公大业?只是汝颍人野心太大,目中无人,若不削其枝叶,待他缓过这口气来,难免又故态萌生,横生枝节。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受挫未必就是坏事,古今但凡能成大事者,有几个一路坦途?就以主公而言,不受党锢之累,守墓六年,他焉能有后来之大名。若说袁氏三公,怎么也轮不到他吧。”

    沮授见审配说得诚恳,态度却不怎么恭敬,连忙劝阻。审配笑着摆摆手。“公与,得其人不言,是为失人。元皓、公与皆是我河北智士,欲成大事,非得你们相助不可。我知道,背地里说我跋扈的人不少,你们也对我颇有微词。今日我剖胸腹,露赤心,就是想告诉公与我之心意。不管汝颍人怎么说,我冀州人可是一心为主公效力的,就看主公能不能成就我河北人的夙愿了。”

    “虽说如此,但行高遭人忌,正南兄还是隐忍一些为好。”沮授叹了一口气。“这大概是我河北人近百年来最好的机会,可不能因小失大。”

    审配说道:“你担心天子还是孙策?”

    沮授想了想,向后靠在车壁上。“我既担心天子,也担心孙策,但是细想起来,还是正南兄说得对,我们更应该担心的是主公的身体。正南兄,大汉土崩,天下纷乱,孙策刚刚弱冠,天子初长成,主公却已经年近半百。他又是那般性情,有什么事都喜欢藏在心里,日子久了恐怕对身体不利。”

    “所以我们不能只看着眼前。”审配淡淡的说道:“公与,你觉得袁熙与袁尚哪个能继承主公的大业?”

    沮授惊讶的看着审配。审配面色平静,但眼神很坚定,看得出来,这个想法不是一时起意,而是盘算已久的计划。沮授一时愣住了,心里非常紧张,但他随即就意识到审配看得比他更远,计划也比他周详,更稳妥。孙策坐大,袁绍想在短期内夺回优势的可能性并不大,勉强为之,说不定反而会遭受重创。做好预案非常有必要,万一意外发生,不会手忙脚乱。

    如此说来,袁谭战败被俘倒的确是个好事,继承人之争在无形之中解决了。袁熙虽然已经成年,但他才能中等,又有逢纪等青州人相辅,自然不是冀州人的选择,审配提起他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在他心目中只有袁尚最合适,幼主强臣应该是审配最乐意看到的结果。

    沮授在脑海中将整个局势重新梳理了一遍,大致猜到了审配的计划,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如果照审配的计划实施,将重心放在袁尚身上,那至少在五六年之内都无法进入全面进攻阶段,反倒可能要进一步收缩防线。放缓节奏当然是好事,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谋划,但这样会不会让孙策坐大,错失扑杀他的机会?

    沮授提出了自己的担心。审配摇摇头。

    “公与,我刚才说了,孙策固然是劲敌,但他不是唯一的劲敌。长安的天子,益州的曹操,甚至幽州的公孙瓒、刘备,可能成为我们的对手。即使是最近非常安份的西凉人,也有可能突然跳出来分一杯羹。于扶罗已经说了几次,牛辅正在雁门一带频繁活动,似有意侵袭匈奴人的驻牧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