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6章 凤舞虞庭(1/2)
    明月初升,照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铺出一道银色的水路。轻风徐来,吹去一天的燠热,让人神清气爽,自有一份夏日难得的清凉。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香,香炉里燃着驱蚊的草药,虽然还是有蚊子,却还算能够忍受,不至于打扰了雅兴。

    甲板上,袁权带着袁衡和一群孩子正在游戏,袁衡居中而坐,手指轻抚琴弦,袁权和尹姁一左一右,一个鼓瑟,一个吹笙,乐声幽扬。小桥拉着孙尚香正在跳舞,大桥和步练师正在鼓掌助兴,孙权、孙翊等人都在一旁欣赏。小桥舞跳得非常好,身姿轻盈又富有韵律感,一举手一投足散发着青春气息。孙尚香的舞姿更加刚劲,用这个时代的标准来看未免缺了几分柔美,但孙策很喜欢,总觉得孙尚香是个跳街舞的好材料,只可惜他对此一窍不通,无法引领时代新风尚。

    曹英看得眼热,可是看看场中的两个小姑娘,自忖差距太远,不敢下场献丑,只能在一旁一边拍手一边随着韵律晃动身体。她原本也是闺中豪杰,可是到了平舆,与孙尚香、大小桥一比,顿时觉得自己不过是一只笼中扑腾翅膀的小鸟,从未有机会像这些小姑娘一样展翅高飞,任意翱翔。射箭被孙尚香虐得体无完肤,跳舞也跳不出小桥的这般洒脱自信,只能做个看客。

    孙翊看在眼里,拉着孙权冲了出去,摇头扭腰,配得夸张的表情,顿时惹得其他孩子一阵哄笑。孙权觉得很丢脸,转身想逃,却被孙翊拽住。孙翊又将陆议、郭奕等人拽了过来,一起跳舞。虽然舞姿不如小桥优美,却舞得很开心,情绪非常饱满。被他们感染,其他的孩子也按捺不住,有的主动下场,有的半推半就,陆续都被孙翊拉到了场中,热舞起来。

    曹英也在其中。她一边扭动身躯,一边看着孙翊笑。

    孙权试图靠近步练师,步练师却有意无意的躲着他,和大桥手拉手,翩翩起舞。

    孙策坐在飞庐上,居高临下,看得清楚,心中暗笑。孙权现在应该很后悔,不应该急着向谢家下聘。只不过使者已经派出,他后悔也迟了,而且他也不敢在母亲吴夫人面前表露一点。吴夫人决定之前与他说得清楚,娶妻不是纳妾,不能朝秦暮楚。

    以步骘的身份,以步练师的容貌,孙权想纳步练师为妾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葛陂是孩子们的乐园。”步骘感慨道:“几个孩子听说明天就要起程,都舍不得走,今天也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打扰将军休息了。”

    “无妨,姑苏也很好玩的。”孙策过了一会儿,又说道:“过些日子,我要去一趟姑苏,希望到时候能看到你们的成果。”

    “将军放心,我一定抓紧时间。子旗去了交州,应该也会有所收获,综合我们收集的信息,再加上黄大匠、冯大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打造出真正的海船来。”

    孙策笑着点点头。卫旌和步骘是好朋友,但他们之间显然以步骘为主,卫旌更像是步骘的助手。他不如步骘有主见,也不如步骘做事主动,所以他最后的成就也远远不如步骘。不过,他不打算拉卫旌一把,他给他们提供舞台,能不能发挥好,那是他们个人的能力。

    “如果子旗交州之行顺利,也许一支水师就不够了。”

    步骘摇摇头。“南方暂时不会有战事,些许海贼,几艘楼船就够了,无需水师。等北方形势稳定,再加强南方不迟。将军,眼下还是当以北方为重,有些事急不来,急则生变。”

    孙策点点头。他现在想做的事很多,但正如步骘所说,急则生变,前有秦始皇、汉武帝,后有隋炀帝、宋太宗,都是心急要吃热豆腐,最后被烫坏了喉咙烫坏了嘴的典型。就眼下而言,他坐拥三州,但人口最多的豫州还没有真正掌握,雄厚的财力、物力不能为已所用。荆州江南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