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5章 可共语乎(1/2)
    周忠惊讶不已。他不太喜欢刘晔,但他承认刘晔很聪明,只是聪明外露,不够老成而已。刘晔说孙策作弊,说明以刘晔的聪明也无法理解孙策的做法,从侧面证明孙策更聪明。那在众人未识孙策之时已经倾家与孙策结交的周瑜呢?他恐怕已经不是作弊这么简单,他简直可以算得上未卜先知。

    周家的未来也许真的要落在他身上。

    周忠心情很复杂,却不敢怠慢,下令急追。蒋干提前走了大半天,他必须加快脚步才能赶上。

    周忠、刘晔追了两天,终于在潼关追上了蒋干。

    蒋干站在津口,看着滔滔的大河出神,周忠、刘晔赶到他的身后,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也被大河奔涌的气势所震慑,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周忠尚好,他在京师为官多年,已经多次见识过大河,刘晔却是第一次,两天两夜没能合眼的他睁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卷着浊泥咆哮而来的大河,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你们再迟了片刻,我就渡河了。”蒋干指了指湍急的河水中如一片落叶般起伏不定的渡船。“我原本应该坐那艘船渡河的。”

    “你在等我们?”

    “是的,我在等你。”蒋干冲着周忠拱拱手,行了一个大礼。“周公安好,在下九江蒋干,字子翼,曾与公瑾有同学之谊。”

    周忠不自觉的挺起了胸脯,露出长者的气度。“公瑾所交皆是一时俊杰,子翼颇有苏张风采。”

    蒋干微微一笑。“周公过誉,小子不敢当。小子过长安,本当登门拜访,奈何事务繁忙,周公又在宫中侍奉陛下,难得有空,未能面聆。今日周公赶来,不知有何指教?小子洗耳恭听。”

    周忠抚着胡须,笑着摆摆手,示意蒋干不必介意。蒋干是没有亲自来拜访他,但蒋干带来了丰厚的礼物,足以让他一家丰衣足食。朝廷财政窘迫,连官员的俸禄都发不全,有限的财赋大多供给驻军,他这个受冷落的老臣也要节衣缩食。蒋干带的礼物能让他们松一口气。

    “蒙陛下错爱,我刚刚迁大司农,能浅任重,我这心里不安得很。这不,头天晚上接任,第二天一早就去驿馆请计,没想到你这么忙,我只好一路追来。”周忠伸手一指刘晔。“此乃成德刘晔刘子扬,也是九江人,你应该认识的吧?”

    蒋干很意外,一抹笑容在嘴上一闪即没。他拱拱手。“久闻子扬高名,今日方有幸一见,不枉我在此等候。子扬兄,从宫里来?”

    刘晔心里不安。蒋干对周忠很客气,但他除了客气,却没有和周忠谈具体事务的兴趣,即使周忠表明他新任大司农,负责朝廷的财赋。相反,蒋干倒是对他很感兴趣,看起来蒋干等的不是周忠,而是他刘晔。

    孙策在宫里有耳目?

    刘晔一边打量着蒋干,一边点了点头。

    “荀令君病体如何?”

    “还好。太医说他只是累了,要静养数日。”刘晔不紧不慢地说道。

    “那子扬兄要多为天子分忧了。”蒋干意味深长的说道:“关中形势紧急,朝廷内外不安,荀令君又病倒了,子扬兄当仁不让。只是前车已覆,后车当以之为鉴,不可重蹈覆辙,否则追错方向就麻烦了。”

    刘晔歪歪嘴角。“幸好我没有追错方向,否则就追不上蒋兄了。”

    蒋干放声大笑。“追我么,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刘晔顿时语塞。他是没有追错方向,但没有追错方向不代表他就能追上蒋干。如果不是蒋干等他,他还是只能望河兴叹。蒋干不仅挫了他的锐气,也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朝廷眼前的困境,荀彧累得病倒并不完全是他心有两属,即使他抛弃袁绍,一心一意地为朝廷谋划,他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