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4章 后生可畏(1/2)
    韩遂心脏怦怦乱跳,一旁的成公英也面色变幻,只有韩银莫名其妙。

    蒋干看在眼里,端起案上的酒杯,不紧不慢的呷了一口。

    韩遂与马腾有什么不同?区别很大。马腾就是一个匹夫之勇的军阀,作战很勇猛,驭下也有一套,但他读书少,没什么战略眼光,不如韩遂眼界开阔。韩遂能听懂大船背后的玄机,马腾就未必听得懂。而这种事是不能挑明的,只能意会。如果没有这悟性,就不配知道这件事。

    孙策的水师如果能跨海到辽东,又岂是运马这么简单,他可以直接攻击渤海,插袁绍肋下一刀,将战场推到冀州境内。袁绍有骑兵优势,孙策有水师优势,大家各展所长,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看谁忍得住。骑兵再强,过不了大江,豫州打烂了,孙策还有扬州。冀州要是受创,袁绍可就惨了,公孙瓒会要他的命。

    换句话说,秋后的大战虽然还没开始,但孙策已经部署好了反击的手段,袁绍的优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明显,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他要是失了手,后果可能比孙策失手还要严重。这时候押宝袁绍的人到时候可能会输得一干二净。相反,这时候支持孙策的人,到时候却有可能获得丰厚的回报。

    韩遂是凉州人,袁绍本来就看不起他,只是迫于形势才和他结盟。等袁绍击败了孙策,袁绍很可能再次抛弃韩遂,有韩遂没韩遂,对袁绍来说区别不大。孙策则不同,他急需战马,韩遂不仅现在有优势,将来依然有优势,就算孙策能从辽东运马,要供应南阳的战马,依然是关中最便利。

    不到万不得已,孙策不会放弃凉州马,把希望全寄托在辽东。他怎么知道将来公孙瓒、公孙度不会勒索他?多一个选择总是好的。孙策明白这个道理,韩遂也懂,而且相比之下,孙策的选择显然更多一点。他和公孙瓒、公孙度是盟友,还略占上风,韩遂却没有和袁绍并肩论交的资格。

    韩遂和成公英、韩银商量了一番,做出了决定。考虑到阎行和韩遂的女儿韩少英的年龄都不小了,而阎行短时间内又无法返回关中,韩遂决定送女儿去汝南完婚,嫁妆是五百匹战马。

    蒋干非常满意。他当然向韩遂表示,孙将军也有此意,征求了阎行的意见后,已经准备好了相应的聘礼,正在武关待命,随时可以运往关中。

    为了掩人耳目,这件事将由阎行的父亲阎建操持,韩银从中配合,护送妹妹去汝南完婚。

    大司农周忠坐在车上,看着驿舍前来来往往的行人,暗自皱眉。

    从宫里出来,到驿舍也就是三五里的路程,他看到好几个服饰不对的路人。有的还穿着冬衣,有的明明是须眉男子,却穿着女服,总之都是不对。

    这是所谓服妖,主寒暑逆节,礼崩乐坏。

    就在周忠感慨的时候,一个随从从驿舍里匆匆走了出来,来到车前,低声说道:“主人,驿舍里的人说,蒋干已经离开四天了。”

    周忠一愣。“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

    周忠一拍大腿,转身看着刘晔。“子扬,这可如何是好?”

    刘晔一直闭着眼睛,靠着车壁养神,此刻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里有些血丝,透着疲惫。荀彧被罢免,去扶风查看灾情,钟繇又找荀彧,他成了天子倚重的谋士,这两天忙得昏天黑地,现在又被周忠拽出来当参谋,实在疲惫得很。如果不是看在成德和舒县靠得很近,勉强算是同乡,而天子又需要借助周家力量的份上,他才懒得和周忠牵扯在一起。

    周忠不算坏,但他的能力也配不上大司农这个职务,德不配位常常是取祸之由。

    “周公派人去过韩遂的大营吗?”

    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