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99章 捉摸不透钟元常(殇今恫古打赏加更)(1/2)
    蒋干甩甩袖子,下了车,对鲍出咧嘴一笑。 .更新最快“你慢慢看。”一摇二摆地向钟繇走去,留下荀一个人在车上。钟繇远远地看见,起身相迎,热情地请蒋干入席共饮。

    “谈得如何?”钟繇冲着马车里的荀眨了眨眼睛,双手提起酒壶,给蒋干倒了一杯酒。

    “很好,所见略同。”蒋干嘿嘿一笑,端起酒杯,回身冲荀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元常兄,你和荀文若相处多久了?”

    钟繇想了想。“有二十来年了。怎么了?”

    “平时没少被他欺负吧?”

    钟繇眨眨眼睛,笑而不语。他和荀相处,的确是荀主导的时候居多,有时候他也觉得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明明他们的各有所长,不相上下。不过这样事他不愿意在蒋干面前说。从感情上来说,他当然和荀亲近一些,毕竟都是颍川人,必须保持团结一致。

    “我很尊敬他,他有才气,有气节,有志向,唯独没有眼光,所以他注定是个悲剧。”蒋干笑着,捏起拇指、食指,比划了一下。“南辕北辙,选错了方向,越是用力,跑得越快,离目标越远。”

    钟繇心中一动,连忙垂下眼皮,不想让蒋干看到他的内心波动。他和荀走得很近,也是天子身边的侍郎,知道朝廷当前的策略就是以诸侯自居,以守代攻。当今天下,州郡割据者虽多,但有机会夺天下的无非三个势力:袁绍、孙策和朝廷。

    相比之下,天子英明,但朝廷是实力最弱的一个。袁绍最强,但他犯的错太多,不是明主,用不了多久就会衰落。孙策既有能力又有实力,而且年轻有为,是综合实力最强的一个,欠缺的只是名声世家、豪强看不起他,可他的成功就是寒门的希望,他身边聚集了一大群寒门士子,而且这些人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或手握重兵,坐镇一方,或衔命出使,纵横挥阖。

    蒋干何许人也?若非依附孙策,他有资格在他和荀面前说话吗?可是现在他不仅有机会说话,而且能逼得荀忍辱苟全,只为了能获得孙策的支援。荀选择了袁绍和天子,现在只能忍辱负重。

    有实力,有尊严。袁绍不仅不给他强有力的支持,却成了他不得不背负的负担。

    荀家已经有荀攸依附孙策,钟家也该有所表示,郭武、郭援毕竟是外亲,不是钟氏子弟。

    “这里事了,我回去见一下韩遂、吕布,很快就会离开长安,赶往并州,长安的事就拜托元常兄了。”蒋干抬起头,看了一下树荫,笑道:“你也别耽搁太久,树荫马上就转移了。”

    钟繇哈哈一笑。“这么急?”

    “嗯,不瞒你说,我这次行程很紧。本来孙将军还要我去一趟辽东,考虑到路程太远,未必赶得上,所以另外安排了人。即使如此,我把这一圈跑下来,也要两三个月。”

    “子翼兄辛苦。”

    “辛苦的确是辛苦,不过有希望,人就有动力,不觉得辛苦。”蒋干回头看了一眼,见鲍出已经从车下爬了出来,站在车门口,扶荀下车,便站了起来。“行了,我就不多说了。元常兄,就此别过。”

    钟繇连忙起身,但他不是送蒋干,而是紧赶几步,抢到荀身边,扶着荀。“文若,你这是怎么了?”

    蒋干挑了挑眉,随即又恢复了平静,满面笑容。

    “我没……事。”荀缓缓推开钟繇,用尽浑身力气,站直了身子,看着迎面走来的蒋干,挤出一丝笑容。他不想在蒋干面前失态,但他却掩饰不住自己的凄凉,看得钟繇一阵心酸。

    蒋干犹豫了片刻,回头看看荀的那辆马车。“令君回城吗?要不……我捎你一程?”

    荀摇摇头。“不用,没那么急。就算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