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87章 算盘(1/2)
    孙策人在葛陂,看起来很轻清闲,每天在葛陂荡舟钓鱼静坐,安心消暑,实际上他无时不刻不在考虑秋后的战事。葛陂大营已经成了中枢神经,每天都有大量的消息从四面八方汇拢而来,最多最重要的自然是袁绍的一举一动。

    青州战事已经靠一段落,除了北海、东莱两郡国,青州其他郡国已经被袁熙占据,田楷退守都昌、下邑一带,陶谦则在琅琊固守。地未全失,人心却已经分明,青徐绝大部分士族都选择了袁熙,抛弃了田楷和陶谦。陶谦的麻烦最大,他腹背受敌,内忧不断,还能坚持几天,谁也不清楚。

    袁绍本来有机会一举拿下青州,他放弃了唾手可得的机会,一是因为天气转暖,不宜攻战,二是因为袁谭战败被俘出乎他的意料,士气受到了影响,他要准备秋后的攻势,不想在青州耽误太多时间。

    留给孙策的时间不多,他必须现在就开始谋划。水师是他寄予厚望的杀手镜,正如步骘所说,如果能在渤海安排一支水师,随时可以捅袁绍一刀,保证袁绍不敢轻举妄动,连黄河都不敢过。

    这感觉不要太爽。

    可是水师独自作战是一个新课题,包括甘宁在内都没有太多的经验。考虑到孙策本人未必有机会亲临战阵,搭建一个优秀的水师将领组合就成了孙策考虑的重大问题。在某种程度上,这甚至比水师的硬件打造更重要。袁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水师,硬件优势是客观存在的,关健在于将领能否将这些优势发挥出来。

    甘宁骁勇善战,是难得的水师都督,麋芳通晓骑兵,也是一个合格的将领,如果再加上学问不错又很务实的步骘,这三人应该能合得来。

    可是郭嘉说,步骘心思比较大,未必能安心做个军谋,甘宁是武人,麋芳出自商贾,他们面对步骘都没什么心理优势。只要步骘给他们面子,他们肯定会受宠若惊,言听计从。如此一来,步骘就不再是军谋,而是水师的核心了。

    这就偏离了孙策的构想。从军谋,步骘可能很合适。做主将,步骘就不那么完美了。步骘能适应环境,忍辱负重,但他未必有打破困境的勇气和实力。在关键时刻,他不如甘宁敢打敢拼。这是人的性格决定的,也是人的经历造就的。

    如果确如郭嘉所言,步骘赶到葛陂来就是自荐的,那他带着族人来,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个相貌出众的女子,这里面就有不同的含义了。这种思路并不新鲜,进献美女作晋身之阶是最常见而且最有效的套路,步骘熟读史书,不会不知道这一招。他在孙吴能成为重臣,与步练师受宠于孙权有莫大的关系。

    郭嘉一语道破,孙策不能不有所警惕,但他没有立刻做出决定。他要先查证一下步骘所作研究的可信度。人有私心可以理解,以这个时代的道德观来说,利用婚姻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若是为了一己之利弄虚作假,那就不仅是学术道德问题,而是做人有问题。

    历史上的步骘是有这个污点的。

    麋兰坐在堂上,左手翻着账册,右手拨弄着算珠,哗哗的纸张声和清脆的算珠撞击声混在一起,有一种不期然的韵律美,衬托着麋兰都有了一些雅致。

    麋兰的长相并不出众,至少在孙策身边的女子中并不出众,但她有着出众的运筹能力和商业经验,这让她成了袁权不可或缺的帮手。尤其是袁权怀孕生子的这段时间,作坊里的事大多都是麋兰在处理。

    作坊新建的过程中,孙策来过几次,每次看到麋兰不是在算账,就是在现场查看工程进度,或者拿着图纸对照。她说话的声音并不响,态度也很和气,但做出的决定却不容更改。事实上,那些工匠非常信任她,唯命是从,不管工作量有多大,麋兰怎么说,他们就怎么改。

    当然,除了一些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