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84章 不要急(1/2)
    戏志才是这个时代的一个传奇。他与郭嘉并称,但他去世太早,没留下什么具体的事迹,只留下传说。别说后世人对他不了解,就连当代人知道他的都不多。

    郭嘉是为数不多的那一个。一方面得益于性格相近,他们都不是标准意义上的士人;另一方面得益于郭嘉过人的观察能力。他与戏志才只见过一面,现在各为其主,也只是隔空交手,并没有见面的机会。

    某种意义上,他们是同一类人。出身不高,正途出仕的机会很少,偏偏又身负过人之能,在自负的表相之下隐藏着自卑,总想寻一明主而事,建不立之功,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这样的人往往会行事偏激,不计后果。与此同时,人前显贵,人后受累,他们要付出别人数倍的努力才能取得成功,通常不会长寿,英年早逝几乎是必然结果。

    戏志才如此,郭嘉本来也该如此,只是他运气好,不仅遇到了能一眼看破他困境的张纮,还遇到了既信任他,又知道怎么保护他的孙策,组织军谋团分担他的任务,强迫他定期休息调养,不让他过于劳累。

    这让郭嘉与戏志才较量时更加从容,不知不觉的已经站在了更高的层次。

    孙策轻轻叩击着案几,仔细考虑了好一会儿。“奉孝,依你对戏志才的了解,他对朝廷的态度如何?”

    郭嘉摇摇头。“他从未得过朝廷的恩惠,对朝廷没有任何忠义可言。他虽然不为世人认同,可是他心里以党人自居,而且是最激进的那一类,鼎立新朝就是他的信念。”

    “这么说,他会鼓动曹孟德脱离朝廷?”

    郭嘉立刻明白了孙策的意思。“将军,益州的地势宜割据,闭关殖谷,以观天下之变,却不会为天下先。不管是戏志才还是曹孟德都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以地理来看,他们对将军的威胁远大于对袁绍的威胁。”

    孙策笑了起来。“奉孝,我倒是觉得不必急于一时。曹孟德刚刚得到成都,还没拿下绵竹就如此孟浪,他不是稳重之人,如果没有戏志才牵绊着他、帮助他,他无法在益州站稳脚跟。如果他败了,朝廷再派另一人忠于朝廷的人来,对我们更加不利,还不如曹孟德在益州。”

    郭嘉摇了摇羽肩,眼神微闪。“只是这样一来,怕是有坐大之患。”

    “就算他坐大,应该担心的也是朝廷,不是我们。”孙策胸有成竹。“曹孟德只有一个戏志才,我却有你和荀公达、辛佐治,三个打一个,还能输给他不成?奉孝,我甚至觉得你未必有机会出手。荀公达、辛佐治就足以摆平戏志才。”他笑了笑,露出一丝戏谑。“前提是,如果戏志才能活到那一天。”

    郭嘉也忍不住笑了。“将军,你别忘了,益州人才之盛虽然不如中原,却也不是蛮荒之地。吴会能有虞仲翔,焉知益州不会冒出来一两个奇才?相比于豫州、荆州,益州士族的力量薄弱,他们无法对曹孟德形成太大的威胁,俯首称臣是迟早的事。”

    “所以更要留着戏志才。”

    郭嘉眼神一闪,一拍额头。“将军,是我想差了。你说得对,还是留着戏志才比较好。”他想了想,又说道:“如此说来,我们还要帮帮戏志才,要不然他撑不了太久。”

    孙策微微颌首。“给子纲先生传个消息,他会知道怎么做。另外给丁冲送一份厚礼,想办法把曹孟德这桩婚事给搅了。”

    郭嘉哈哈大笑。他挑起大拇指。“将军,你这手段越来越高明了。”

    “近墨者黑,天天和你们在一起,耳濡目染,我多少也能学一点。”孙策笑盈盈地说道:“益州的事就这么办,长安那边怎么弄?看样子,袁党又要卷土重来,洛阳可能要发生变故了。”

    郭嘉微微颌首,收起笑容。他拿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