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9章 天意与人心(1/2)
    刘焉趴在床上,有一声没一声的呻吟着。

    庞羲、刘璋等人站在一旁,束手无策。

    绵竹城内一把大火,整整烧了两天,不仅将州牧府烧成白地,周边的一些民房因救援不及也被殃及。不过和州牧府的损失比起来,那点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根据事后的零星信息,基本可以确定这些火是工坊先烧起来的,刘焉费了好大心思才制造出来的千余辆天子车驾就在那里,现在全部烧成了焦炭。当时刘焉正在堂上部署军事,准备派人迎战曹操,突然感觉后背发烫,当时还说了两句笑话,说他迎战曹操,会不会有人又蠢蠢欲动,要在他背后放火。话音未落,后院就起了火,可谓是一语成谶。

    火灭了,刘焉后背却越来越疼,这和他那句不祥的预言一样,在每个人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城里已经谣言四起,说这火来得奇怪,是从天而降,是大汉历代先帝对刘焉这个不孝子孙的惩罚。说得有鼻子有眼,甚至还有人说听到半空中有人说话,大骂刘焉。

    益州原本就是巫鬼盛行之地,天师道在这里传道几十年,也是用鬼神来鼓动控制徒众,这样的谣言信者甚夥,而且传播极快,火还没灭,绵竹城内外已经议论纷纷,不得不让人怀疑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

    于是,一向对刘焉与卢夫人不清不楚的刘璋立刻告了卢夫人一样,认定这是天师道在后面搞鬼。刘焉与天师道的关系不仅仅在卢夫人,作坊的工匠中亦不乏天师道众,刘璋这个推断非常合理,连刘焉也不得不信。再加上后背疼得厉害,刘焉也需要卢夫人来帮他治病,就派人去召卢夫人。

    但卢夫人迟迟没有出现。

    刘璋原本很高兴,那个讨厌的女人终于不用来了,但他慢慢意识到他可能不幸而言中了,这件事背后很可能真有天师道的影子。如果真是这样,那情况就复杂了。天师道在益州的根基之深,绝非那些以黄巾自居的普通盗贼可比。如果卢夫人真的背叛了刘焉,那他们父子对益州的控制可能就要结束了。更要命的是,曹操即将来攻,这时候天师道众的选择影响很大。

    朝廷收复汉中,就是先派张则说服了张鲁。

    刘璋悄悄地给庞羲使了个眼色,两人退出房间。一出门,刘璋就发现来敏背着手,站在阶下,仰着头看天。来敏的姊夫黄琬是刘璋的表叔,来敏也因此比刘璋长一辈,加上他出自新野来家,是开国功臣之后,又学问渊博,一到绵竹就成了名士,刘焉父子都不敢怠慢。

    刘璋连忙赶了过去。“敬达先生,看什么呢?”

    “看天意。”来敏不紧不慢的转过头,瞅了刘璋一眼,看得刘璋莫名的心虚。

    “天意……如何?”刘璋强笑道。

    “大汉火德不灭。”来敏扬了扬下巴,指向已经被烧成白天的州牧府旧址。

    刘璋笑不出来了,脸色阴得像要下雨。来敏伸手揽住刘璋的肩膀。“我听到一个消息。”

    刘璋立刻抬起了头,眼巴巴地看着来敏。

    “有人夜观天象,益州分野的天子气越来越黯,有天火至东来。长安分野却越来越强,大汉有中兴之象。冀州分野被三星围困,恐怕也时日无多。”

    刘璋抬起头,盯着漆黑的天看了好久,却什么也看不出。他心乱得厉害。来敏性格疏狂,经常口无遮拦,但天子气这种事谅他不敢乱说。且天下形势似乎也正是如此,原本一呼百应的袁绍这几年一直不顺利,兖州战场一败再败,不久前连袁谭都被俘了。北有刘虞、公孙瓒,南有孙策,西有长安朝廷,袁绍似乎已经陷入了四面受敌的困境,形势不妙。

    天象也许是假的,但形势却是真的。来敏这时候来说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