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7章 汝妻女,吾养之(1/2)
    孙策搂着袁权,轻抚她的肩背。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做一个倾听者。

    他曾经是一个很优秀的倾听者,能从史书的字里行间听出古人笔下的未尽之意,能听到那看似闲笔背后的辛酸苦辣,在生活中也堪称善解人意。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准确的把握那些文臣武将的心理,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

    但他似乎并没有真正倾听过袁权的心声。

    也许是因为袁权在历史上只留下一个模糊到几乎感觉不到的背影,也许是因为现在的袁权看起来总是落落大方,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也许是因为袁权从不在他面前暴露一丝软弱,总是一副女王范,他也没觉得袁权内心会有什么伤痛。

    可是仔细一想,他身边几个女子中最受伤的人就是袁权,所有的强势都不过是保护累累伤痕的盔甲。

    “噫,你看我……”袁权忽然醒悟过来,挺身而起,脱离了孙策的怀抱,取出手指,拭去脸上的泪水,有些慌张的说道:“夫君,我去去便来。”

    “去补妆?”孙策拉着她,将她拽了回来,横坐在腿上。

    袁权低着头,捏着手巾角。“夫君凯旋,本是万民欢喜的时候,妾身却如此失态……”

    “这才是你啊。”孙策搂着她的纤腰,更加心疼。“梨花带雨惹人爱,强颜欢笑良可悲。夫妻之间,闺房之内,还要妆容整齐,相敬如宾?”

    “那可不一定。”袁权破涕为笑。“孟光举案齐眉,可是千古佳话。”

    孙策忍不住开启了吐槽模式。“拉倒吧,读了一辈子书,身处吴县那样的富庶之地,连老婆都养不活,还要替人磨麦,梁鸿也就在家里耍耍威风。”

    “你看看,又口无遮拦,菲薄前贤。”

    “无所谓啦,反正他们也不喜欢我。”孙策哈哈一笑。“考考你,梁鸿、孟光最后为什么没有合葬?”

    袁权乜了孙策一眼。“牵强附会,误人子弟。”

    “为什么啊?”尹姁端着水走了进来,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虽然强作笑容,却掩饰不住鼻音。袁权见了,自责不已,连忙上前接过水。“你看,都是我不好,惹得妹妹也伤心了。”

    “我没事的。”尹姁轻笑道:“与姊姊一比,我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着实惭愧。”

    袁权连忙低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更应该惜福。来,把眼泪擦了,别惹夫君不开心。”一边说着,一边捏起手巾,为尹姁扶去眼角的泪痕。

    孙策听得清楚,也知道尹姁为什么而伤心,却什么也没说。有些事,装糊涂也是一个解决的办法。他相信有袁权在,他的后院不会起火。

    益州,江州。

    江面上,近千艘战船整装待发,旌旗被江风吹得猎猎作响,灿烂的阳光照得盔明甲亮,每一个将士的脸上都露出亮津津的油光。中军几艘楼船高大如城,如众星捧月的围着旗舰。战鼓声低沉,一声接着一声,不急不徐,浑厚如雷。

    曹操背着手,在楼船上来回踱着步。他个子不高,但步子迈得很大,脚步也非常沉重,听起来像是一头巨兽一般,透着让人不敢小觑的威势。

    曹洪、曹纯站在一旁,不时的互相看一眼,却没人想说话。

    他们在等消息。

    用半年时间掌握了巴郡,曹操集结起了两万大军,千艘战船,做好了攻击刘焉的准备。上个月,他上疏朝廷,弹劾刘焉造作天子车驾,意图不轨,很快就接到了朝廷的诏书,任命他为征西将军,领益州刺史,讨伐刘焉。曹操随即将诏书传发各郡,但响应者寥寥,愿意起兵支持曹操的更是屈指可数。

    但戏志才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