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77章 急行军(1/2)
    “曹孟德已经进入南阳?”蒯越又惊又喜,长身而起,两步赶到习竺面前。

    习竺甩了甩袖子,露出矜持的微笑。“孙坚父子已经乱了阵脚,孙策少年气盛,居然还要攻城,真是自寻死路。异度,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

    蒯越大笑,用力拍拍习竺的肩膀。“你放心吧,城在我在,绝不能让孙坚父子如意。”

    他转身看看刘表,刘表也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丝笑容,却难免苦涩。有襄阳豪强的策应,蒯越保住了襄阳城,为袁绍与袁术争霸立了一功,却和他没什么关系。不管如此,他这个荆州刺史是没脸做了,战事结束之后必须离开襄阳。将来就算去了袁绍麾下,这也是一个无法抹去的败绩。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急促的战鼓声。蒯越脸色一变,快步走到廊下。

    “怎么回事?”

    城上立刻有人大声喊话,询问情况。消息传递需要一定时间,鼓声却越来越急,蒯越心中不安,虽然没有来回走动,脸色却也是变了几变。顷刻,有人来报,城外正在布阵,准备攻城,城上的将士请示是否让守城的士卒立刻上城。

    蒯越转头看着习竺。习竺也吃了一惊。孙策是说今天要攻城,但他以为孙策是嘴硬,没想到他居然要真的攻城。“这……不合理啊,难道他有把握在援军到达之前攻破襄阳?”

    蒯越眉头紧蹙,沉吟良久,摇了摇头。“不可能,也许只是虚张声势,让我不敢出城接应而已。”

    习竺如梦初醒,连声附和。蒯越转身对刘表施礼。“使君高坐,我上城去看看,必不让孙坚父子得逞。”

    刘表笑笑,伸手相召。“文晖,异度有军务在身,我们继续聊。”

    习竺眼珠一转,哈哈大笑,甩着大袖上了堂。“使君说得是,不能让孙策小儿擅美于前。异度去指挥作战,我与使君坐而论道,等异度的好消息。”

    蒯越眉眼一挑,有些不悦,随即缓颊而笑,拱拱手,扬长而去。刘表却好奇地问道:“文晖,孙策擅美于前,这是从何说起?”

    习竺尴尬不已。黄承彦去劝他们配合的时候,说过孙策接到孙坚攻克樊城的消息却神色如常的事,以此彰显孙策有城府,有气度,他一直耿耿于怀,觉得黄承彦是替孙策吹嘘。这么有风度的事怎么可能发生在孙策一个武夫的身上,应该是他们这样的饱学儒者才对啊。刚才顺口说了出来,现在刘表追问详情,他却不好解释了,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使君,听说你师从大儒山阳王叔茂,对三礼颇有研究,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

    蒯越登上东门城楼,用手挡住清晨的阳光,极目远眺。

    护城河外,弓弩射程之外,一队士卒正在列阵。在他们的身后,一大群工匠正在搭建木楼。既有作为指挥台用的高台,又有射箭用的木屋,还有用于防护的木桩。在这些人群中,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即使隔着这么远,蒯越也能认出那是谁,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黄承彦。

    他还真是死心塌地的依附孙坚不,孙策了啊。听习竺说,黄承彦对孙策评价甚高,不仅自己做了孙策的幕僚,女儿也做了孙策的伴读。蒯越虽然与黄承彦交往不多,但他清楚黄承彦不是那种只会空谈的人。他们是一类人务实的人。黄承彦这么坚决的支持孙策,恐怕不是因为孙策占据了蔡洲,而是他认为孙策有争霸一方的能力。

    孙策真的这么强?蒯越一边想着,一边抬起目光,打量远处的情况。指挥台已经建好,一个挺拔的身影登上了高台,正向这边看来。隔得太远,他看不清那人的面目,只看到他身后刚刚树起的大纛。大纛上,一头猛虎昂首张口,即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