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5章 顺手牵羊(1/2)
    长剑刺中孙策心口,剑尖刺破春衫,却再也无法深入。

    何颙很意外。瞪圆了眼睛,用力再刺。

    剑尖陷了进去,一点鲜血从孙策胸口溢了出来,缓缓洇开,染红了春衫,像一朵盛放的红梅。可是不管何颙如何用力,长剑却无法再前进半分。

    何颙惊骇万分,抬头看着孙策,却发现孙策眼神冰冷,嘴角带笑。他暗叫不好,抽身,撤剑,准备改刺孙策的咽喉。以他的经验估计,孙策很可能穿有护身软甲,只有刺咽喉才有可能得手。但他随即发现自己不会再有机会了。孙策抬脚踹在他的小腹上,发力又脆又猛。他立足不稳,撞开车门,飞出数步,轰然落地,手里的长剑也脱了手。

    陈武等人赶来,徐盛、陈武制住了何颙,郭武赶到孙策身边,急声道:“将军,受伤了没有?”

    “无妨。”孙策起身走出车厢,挺身而立,胸口一点血花,像是荣耀的勋章。

    他伸手指了指张邈的车厢。郭武一挥手,随时的典韦及武猛营哗啦一声围了过去,将张邈、张超的马车围住,长刀出鞘,圆盾连成片,寒光闪闪,让人睁不开眼睛。张邈的卫士一看,大惊失色,慌作一团,大喊大叫。张邈听到声音,推开车门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孙将军,这是何意?”

    “你问何伯求吧。”孙策说道,声音很平静,却透着让人不安的寒意。

    张邈莫名其妙。何颙要和孙策单独说几句,他是知道的,能不能说通,他不知道,但怎么会闹成这样?看孙策这意思,这是要杀人啊。他不敢怠慢,连忙走到何颙身边,见何颙面色痛苦,小腹处有一个大脚印,长剑落在一旁,剑尖有一点血迹。张邈一惊,抬头看到孙策胸口那一团血印,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

    何颙刺杀孙策?!

    “伯求,你这又是为何?”张邈顿足长叹,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何颙有这个想法,他打死也不能配合何颙啊。这不成了何颙的同党么,孙策如果发怒,要杀他们兄弟,简直是举手之劳。他们虽然也带了卫士,怎么能和孙策身边的这些人相提并论。

    “此子不可理喻,必为后患,只能除之。”何颙仰天长叹,面如死灰。“功亏一篑,此乃天意也。”

    “伯求,你……你……”张邈气得说不出话来,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孙策面前,连连拱手。“孙将军,这是误会,这真是一个误会,我们兄弟并不知情。”

    “是吗?”孙策冷笑道。

    “千真万确!”张邈举手指天。“若有一句不实,天厌之,天厌之。”

    何颙嘶声叫道:“此事与张孟卓兄弟无关,是我一人之计。”

    “你一人之计?”孙策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想独揽责任,有没有想过自己能不能担得起?来人,给我拿下。抗命者,格杀勿论!”

    “喏!”典韦等人迈步上前,就要动手。张邈的卫士吓得面无人色,拼命向后躲,直到背靠背,无处可退。典韦几乎没费吹灰之力,就抓住了没人保护的张邈。张超听到声音,也从车里走了出来,被武猛营义从当场擒下。

    张邈举起双手,连声大呼:“孙将军,孙将军,请听我一言。”

    “怎么回事?”郭嘉从车里走了出来,一脸茫然。

    孙策冲他挤了挤眼睛,然后哼了一声,转身回车。郭嘉心领神会,下车走了几步,全明白了。他对何颙说道:“何公,你这是何苦呢?杀了孙将军,你就能挽救时局?”

    何颙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这时,丁夫人也听到了门外的喧哗,赶了出来,见门外剑拔弩张,杀气腾腾,不禁吓了一跳。袁权赶了上去,软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