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出谷
    百列看着近乎完美的少年,眼中划出了一丝欣慰和骄傲,轻声道:“你过来坐坐,师傅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云轩微微一愣,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下,心中出现了一丝不安,恭敬道:“您说。”

    “云轩,你本年幼,因为意外坠崖,被冰河冲走,或许是命运吧,你被隐居春谷的老夫发现,然后收下了误食忘魂花的你为徒,这一晃就是十年。”百列喃喃道,忽然看向了云轩,“你还记得师傅当初对你的承诺吗?”

    云轩脸色微微一变,没有说话。

    百列却笑了,“看来,老夫实现了,你的记忆,应该已经恢复了吧。”

    “……”

    “无需否认,你来到的第三年,老夫就查阅古籍,找到了忘魂花的记载,上面说…若无外力干涉,也会随时间慢慢消退药效,虽然你年幼,但这么多年,也该都想起来。”百列一笑,看着面色变化的云轩,“那么你知道老夫是谁了吗?”

    云轩一愣,“什么?”

    百列愕然,脸庞出现了一丝尴尬,赶紧道:“呃,我活跃气氛的…那个,看来你虽然恢复了记忆,但对父母的情况并不了解…”他看着云轩点头,才继续道:“为人子女,你不想去找他们吗?”

    云轩眼神微微黯淡,平淡道:“当然想,妈妈当初似乎是被什么人追杀,才不得不将我送走,但是那个追杀势力的图纹我记得很清楚,一定会找出来的。”

    “那你为什么要瞒着老夫,继续在春谷修行呢?”

    “因为…”云轩眼眸中泛起了一丝悲伤,低声道:“我若是走了,您怎么办呢?”

    百列长叹一声,老眼中泪光闪烁,说出了两个字,“痴儿。”

    然后,他又笑了笑,挺直了一些佝偻的身形,轻声道:“放心吧,你师傅还没那么糟糕,不会马上…死的。”

    “师傅!”云轩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怒视百列,“不要说这种话!”

    百列苦笑一声,“好好,不说不吉利的,只是你必须走了,你有父母、有大好人生,不应该把年轻的时光浪费在这里,不用这么牺牲。”

    “我不在意。”

    “但老夫在意啊。”百列看着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老夫一生孤苦,无儿无女,年轻追逐力量,以为拥有了它就拥有了全世界,以至于一叶障目、走火入魔,抛弃了一切隐居后,才慢慢找回了一些心灵的平静。”

    “师者如父,你既然宁愿陪伴在老夫身边,牺牲自己的年轻来为老夫送终,那老夫,又怎么可能自私到让你侍奉左右,葬送属于你的人生呢?”百列微笑道,随后缓缓闭上眼睛,“今天是最后一天,师傅给你准备了属于你的炼丹炉,你不是想要很久了吗?这就算是师傅送你的纪念礼物吧,明天一早,你就该通过传送阵,去往外面的世界了。”

    “不。”云轩悲呼一声,扑在了百列身前,“我不想抛下您一个人啊!”

    “傻孩子。”百列苍老的大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慈祥道:“还有烟儿和小沫儿会来看老夫呢,虽然他们这两年都没来过了…但没事的,老夫不是孤家寡人,就算你不在了,也能照顾好自己。”

    云轩泣不成声,他很想说,师傅你才傻呢,人家是那么厉害的强者,能来看您那么多年就不错了,还指望给您送终啊,能这么干的只有他好吧!

    强忍着悲痛,云轩从地上起来,他熟悉百列的性子,知道他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改变主意,恭敬的行了三礼后,悲伤退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时,云轩就一身白衣,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吊坠,吊坠形状是一个小鼎,除此以外他身无长物,踩着熹微的阳光,走到了春谷中间的一个蓝色传送阵中,向木屋再恭敬一礼后,猛的一扭头,踏入了传送阵。

    “嗖”的一声,他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唉…”

    许久后,一声长长的叹息响起,这道声音虽然苍老,但并没有虚弱,而是透着一种云轩陌生的强烈寒意,震得花谷中众多灵植瑟瑟发抖了起来。

    “终究是走了吗…”百列神色莫名的睁开眼睛,一股恐怖的灵气仿佛沉睡了几十年后苏醒般,缓缓从他那老迈的身躯中散溢而出,让天空都暗沉了起来。

    百列散发着一种云轩从未见过的气势,那是宛如神灵般的威严,他望着自己手中的一枚枚丹药,那是云轩昨天彻夜炼出的,在清晨前放在了他的门前。

    许久,他缓缓合拢手掌,苍老的眼眸复杂,轻叹一声,“当年走火入魔后,依那天算子所言,封印灵气、化为凡人,隐居春谷中,用数十年来慢慢磨平魔念,而今,总算是成功了吗…”

    “只是,有些不舍啊。”百列喃喃自语,抬头看去,只见那传送阵忽然闪烁了一抹蓝光,一道道雪白长袍的身影浮现而出,皆都散发着可怕的能量波动,而他们一出现,便是齐齐躬身,用一种狂热至极的目光看向了苍老的百列。

    为首的冰烟恭敬道:“师傅,数十年一晃而过,您不愧是举世顶尖的强者,将心魔磨灭后,再进一步,恭请您回塔平复紊乱的灵气,掌控大局。”

    百列默默的看了一眼身躯上控制不住逸散出的灵气,又看了一下蓝色传送阵,仿佛能看到在他的强令下恰好先走一步的云轩,沉默点头。

    …

    一阵天旋地转,云轩在迈入传送阵后就丧失了感官,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刺目的蓝光淹没了,上下左右颠倒了起来。

    唰!

    阴暗的小巷中,蓝光闪烁,眼神迷茫的云轩走了出来。

    他显得非常茫然,随后眼神聚焦,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只见这是一个狭窄的小巷,光线昏暗,不远处的出口通往一条宽阔的街道,光亮和嘈杂的人声从那里传来。

    常年待在静谧的春谷,让云轩对这种嘈杂的人声非常不适应,皱了皱眉,他没有急着出去,而在身上摸索了一下,取出了一张地图,百列给的东西虽然不多,但很周全,地图、小册子、一封信件等等,都被云轩装在身上。

    地图毋庸置疑,小册子是百列怕他对外界一无所知,所以给出了一些常识性的说明,云轩正需要这个,他虽然恢复了记忆,但当时太小了,只记得和妈妈东逃西蹿,还时不时昏迷被她用灵气洗刷身体,对外界一点都不了解,再加上这十年和百列隐居,云轩可以说是对正常的人类社会毫无所知,连基本的常识都匮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