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3章 曲线外交(1/2)
    东汉末年已经有真正意义上的瓷器,以青瓷为主,黑瓷为辅。但瓷器在汉代不算高档器物,既没有玉器、青铜器的高贵,也没有漆器的轻便,更没有孙策说的冰清玉洁、一尘不染,但容易磕碰破坏却是事实。何颙被孙策说得羞愧难当,只当孙策故意用粗笨而易损的瓷器来羞辱他,倒也没有注意到孙策语境中的微妙破绽。

    何颙纵横江湖一生,活人无数,对他感恩戴德的人比比皆是,就算是没有受过他的恩惠帮助,听到他的名字也会礼敬三分,就连袁绍、王允都不会当面顶撞他,今天却被孙策当面折辱,顿时心往上涌,眼前直冒金星,天旋地转。若不是张邈扶着,他说不定真会倒在地上。

    见何颙摇摇欲坠,不得不靠在张邈身上,丁夫人惊愕不已。

    “只道孙将军武功高强,战无不胜,不意他辞锋竟也如此犀利,连何公都难当其锋。”

    袁权笑笑,淡淡地说道:“夫人过奖了。他读书少,没什么文采,只不过有一颗赤子之心,不失质朴,亦有几分小聪明,偶有言中。何公是成名多年的党魁,怎么会与他一个后生较量。大概是最近四处奔波,心力交瘁,体力不及吧。说起来,以前是为袁使君,现在为的可是令郎曹府君,夫人,何公很不容易啊。”

    丁夫人眼珠一转,莞尔而笑。“夫人说笑了,袁使君尚且不是孙将军对手,子修又怎么敢放肆。他如今困守东平,还要请孙将军手下留情才是。”

    袁权轻叹一声:“拙夫虽有小勇,却不是好斗之人。他本是朝廷任命的会稽太守,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一是朱太尉军令难为,二是家翁身陷重围,于忠于孝,不得不来。如今双方罢兵,他又负了伤,正要回家休养,并无再战之意。曹府君大可不必担心他,要担心的却是那些不肯善罢甘休、穷兵黩武之人。夫人,兖州是四战之地,这个责任可不轻。令郎虽然文武双全,但有人想让他为刀,却未必是看重他本人的能力,或许只是想让他为瓦当罢了。尊夫已经付出了代价,令郎切不可重蹈覆辙。”

    丁夫人若有所思,微微地点了点头。

    曹英和孙翊被争论的时间吸引了过来,站在院门口,茫然地看着何颙与孙策。见何颙情况不妙,曹英奔了过来,将何颙扶到堂上坐下,又是倒水,又是擦汗,费了半天力气才让何颙缓过这口气。曹英赶到孙策面前,仰着头,叉着腰,杏目含煞。

    “何公那么好的人,你为什么要惹他生气?”

    孙策歪着头,打量了曹英一眼,忍不住笑了。“何公对你好,对我却不好。他吃我的,喝我的,反过来还看不起我。再说了,我也没惹他生气,我只是说出一个事实,他是自己不好意思。”

    “真的吗?”曹英转头看着堂上的何颙。何颙摆摆手,无力说话,但意思很明白,让曹英别和孙策较量。他都不是对手,曹英又能占到什么便宜,别平白惹怒了孙策,连累了曹家。见何颙不反驳,曹英又噔噔跑了回去,照顾何颙。

    孙策惊讶不已。如果他记得不错,这曹英应该就是历史上的清河公主。他一直以为是个刁蛮任性的女子,没想到还这么有胆色。看她照顾何颙的模样,也算得上懂事。这也说得过去,她和曹昂同母,又都是丁夫人抚养长大的,曹昂是个优秀的五好青年,曹英没道理会成为蛮不讲理的恶妇啊。

    孙策转头看看孙权、孙翊,这才发现孙权的心情还是很低落,倒是孙翊很从容,一双眼睛一直落在曹英身上。孙策拍拍孙权的肩膀,挤挤眼睛。“怎么了?被人欺负了?”

    “没有。”孙权悻悻地说道:“她说我的眼睛像狼,生性残忍,不愿与我说话。”

    孙策忍俊不禁。“就为这点事?”

    “我怎么就像狼了?眼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