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2章 党人如瓷(1/2)
    听到袁术的名字,堂上正与丁夫人说话的袁权竖起了耳朵。

    袁术这辈子最不能接受的事就是袁绍这个庶子成了袁家的代表,万众拥戴,而他这个嫡子却成了陪衬。其中最大的区别就是党人的取舍。如果说袁氏的门生故吏中还有一部分人选择了袁术,那党人则根本没人搭理袁术,这使得袁术失去了和袁绍竞争的机会。

    党人的代表人物何颙就对袁术弃如敝履,从未登门拜访,就连袁术主动去见他也被拒之门外。此刻听到何颙提及袁术,袁权自然关心。她知道孙策辞锋犀利,骂得许劭三次吐血,今天如果能折服何颙,也算是为袁术出了一口恶气。

    丁夫人心思灵敏,立刻感觉到了袁权的心不在焉。她微微一笑,识趣的闭上了嘴巴。想想眼前的袁权,再想想自己,她心里很是羡慕。她是曹操的正妻,却被卞氏那个侍妾夺了宠。袁权是侍妾,却享受着正妻才拥有的荣耀和宠爱。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会这么大,是因为袁家的家世好,还是袁权个人的运气好?

    丁夫人微微侧身,看着庭院中的孙策等人,也想看看孙策如何应对何颙。她太清楚何颙的身份了,资历之老,不仅孙策不值一提,就连曹操也是把何颙当前辈对待的。当初曹操能跻身士林就是得到了何颙的提携。何颙不仅赞他是干国之才,还让他去见许劭,一步步的洗去曹操的阉竖污点。

    孙策要与他辩驳,不是自取其辱么?

    面对孙策的反问,何颙不以为忤,反而更加从容,颇有几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

    “无他,直道而行尔。”

    孙策看在眼里,越发觉得好笑。这是要拿我当烈马驯的意思啊。怎么着,驯袁绍失败,驯袁谭没劲,打算改驯我了?他忍了很久,还是没忍住。“东西南北,请何公任选一个方向,直道而行,你要是能出雍丘城,就算我输。”

    何颙语塞,眼睛一瞪。“小子,你就算不读书,也不至于如此愚昧吧?”

    “敢问何公,读书是为了什么?”

    “读书是为了追循圣人足迹,知道明理,为天下苍生……”

    “等等。”孙策抬起手,眉头皱得像个疙瘩。“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天下苍生?谁是天下苍生,谁又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你们来决定了?你这么说是不是有些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何颙沉下了脸。“你是说我自以为是?”

    “你是不是自以为是,不由我来判断。我只想问你一句:中平元年,黄巾事起,与你们党人有关系吗?”

    何颙眼中闪过一丝不安,明显游移了一下,避开了孙策的眼神。“党人和黄巾能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黄巾事起,八州并动,仅是豫州就有黄巾百万,八州与事者近千万人,与你们党人没关系?的确没关系,他们认的是张角,不是你们党人。既然如此,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代表天下苍生,就因为你们那几个人读了几句子曰诗云?”

    何颙顿时愕然。他本来以为孙策是指党人暗通黄巾,所以才忙不迭的否定,没想到孙策在这儿等着他,他一时不察,一头撞了进来。不过,就算他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他不能承认。

    党人与黄巾的联系是秘密,绝对不能公开。

    “黄巾虽有数百万,但他们只是无知愚民,岂能代表天下?”

    “黄巾数百万都是愚民,所以他们不能代表天下。你们党人读书识理,所以人数虽少,也能代表天下。何公,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何颙越想越觉得不对。他就是这个意思,但当着孙策的面,这话似乎也无法宣诸于口。照这个逻辑推下去,那不读书的人,不是党人的人,都不能代表天下苍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