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7章 谋与断(1/2)
    袁绍转过身,背着手,看着远处的山峦。过了好一会儿,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向系在一旁的坐骑。沮授还站在一旁出神,袁绍见他没动静,咳嗽了一声。沮授一惊,回过神来,连忙跟上。两人上了马,并肩向回走。有时路窄,沮授落在后面,过了这一段,袁绍就会在前面等他跟上。

    但两人一直没有再交谈,各自想着心思。在偶尔落后的时候,沮授会不自觉地看袁绍的背影。袁绍的背很直,而且很厚,与宽宽的肩膀很相称,看不出一点衰老的征兆。如果说一定要挑出一点毛病,那就他的脖子有点前倾,似乎无法承受头的重量。

    应该是身材过于高大的缘故。沮授暗自想。袁绍身材高大,将近八尺,再加上胯下这匹乌桓良驹,他骑在马背上时远比一般人高大,即使对方也骑马,也会比他矮一头,如果对方是站在地上,他更要低着头才行。长期以往,他有些习惯性的低头。

    眼看着郭图、田丰等人就在远处。袁绍忽然回头看了沮授一眼,笑道:“公与看了一路,是不是觉得我老了?”

    沮授吃了一惊,连忙摇道:“主公春秋正盛,如何能说老?”他顿了顿,又道:“我记得汉高祖入关,封汉王时,大约也是这个年纪。”

    袁绍“噗嗤”一声笑了,随即又摇摇头。“这里不是关中,我也无意封王。当年光武皇帝能在河北立足,因为河北豪杰的支持,定鼎中原,一匡天下。他那时多大,应该尚未而立吧?原本以为光武皇帝已经算得上少年英雄,如今见了孙策,这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少年英雄。”袁绍轻叹一声,眉宇间露出几分失落。“我在他这个年纪,刚刚做濮阳令。后生可畏,诚不我欺。”

    沮授皱着眉,忽然轻笑一声:“主公,汉高祖当时面对项羽,可能也是这么想,可是数年后,垓下一战,项羽自杀,汉高祖登基为帝。”

    袁绍扬扬眉,欲言又止。

    两人来到众人面前,袁绍朗声笑道:“春色正好,公与提议效圣贤故事,登泰山而小天下,诸君意下如何?如果没什么意见,元皓,你择一吉日,我们一起登山去。”

    田丰莫名其妙。袁谭新败,兖州形势如此紧迫,沮授怎么会提议登山,而且是登泰山?泰山可在百里之外,而且盗贼纵横,安全是一个大问题。他看向沮授。沮授明白他的意思,却不好当着众人的面有任何表示,只好强笑着,不作回应。

    没等众人有什么反对意见,袁绍策马回城去了。郭图等人紧紧跟上,田丰落在后面,沮授这才有时间把经过说了一遍。田丰听完,瞪了沮授一眼。

    “你啊,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沮授不解,连忙向田丰请教。田丰抚着胡须。“若从年岁论,援引高祖故事开解主公原本不错,但高祖本是无赖出身,项羽却是楚国贵族之后,与如今的形势相若吗?你这么说,除了提醒主公年岁之外,别无他用。”

    沮授微怔,随即恍然大悟,用力拍了两下额头。“元皓兄教训得是,是我糊涂了。”

    田丰接着说道:“主公入河北,原本就是效光武帝故事。光武帝为何能在河北立稳脚跟?”

    沮授眼珠一转,若有所思。“主公想与河北豪杰联姻?”

    “没错。主公年岁已长,李氏在前,刘氏在后,就算他有意,只怕也没人愿意嫁给他。袁显思作为嫡长子,原本是最合适的,但他一来成亲在前,二来不得主公欢心,所以没人提及,如今他战败被俘,可以排除在外了。我听人说,逢纪曾打听冀州哪家有合适的女子,似乎是想为袁显奕婚配。可是谁都知道,主公中意的嗣子并不是次子袁显奕,而是三子袁尚,所以这件事一拖再拖。眼下形势不同,主公急于稳定形势,不得不用婚姻来维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