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7章 问张俭(1/2)
    孙策对张俭的印象很不好,看到卫士如此激动很不以为然,对袁谭有意无意间流露出的骄傲更是不屑一顾。不过当他看到张俭缓步走来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张俭身材高大,腰杆笔直,须发皆白,走路不快,却很有气势,一步步走来,颇有闲庭信步的感觉,反倒是旁边那些精锐士卒有些气短,比在战场上被数倍于己的敌人围住还心虚。

    孙策扬了扬眉,身后下意识的向后微仰,握着步辇的双手也紧了紧。

    张俭走到面前,目光从孙策和袁谭的脸上扫过,然后落在袁谭的脸上。“袁显思?”

    袁谭早就站了起来,连忙向张俭拱手行礼,身如磬折,是晚辈见长辈的大礼。张俭微微颌首。“李元礼能有你这样的外孙,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孙策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那我要是现在砍了他,让他去和李元礼见面,李元礼是不是更开心?”

    张俭面色不变,转过头,静静地看着孙策,拱手弯腰,一揖到底。“若老朽所言触怒了将军,请将军将雷霆之怒加于我身,刀斧汤镬,在所不辞,千万莫伤及无辜。”

    “足下居然念及无辜,真是不容易。”

    张俭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低着头,一动不动,满是皱纹的额头抽搐了两下,几根白发绷断,在风中轻轻摇摆。孙策看得仔细,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一个七老八十、行将就木的老头,而且这么一副俯首就戮的模样,就算击败了他又有什么意义?

    “为张公设座。”孙策摆了摆手。一旁的卫士刚要动,袁谭抢先一步,返回帐中,片刻之后,左手提着席,右手提着榻走了出来,手脚麻利的设榻布席,恭敬的请张俭入座。张俭躬身致谢,脱掉鞋,上席,蹲身,双手按好衣摆,双膝向前,跪坐在席上,又整理好衣摆,再次向孙策行礼。“谢将军赐座。”

    孙策没心情和他闲扯。“张公远来,有何赐教?”

    “有事相求。”

    “何事?”

    “请将军放过舍从子张艾、张芝。”

    孙策莫名其妙,他都没听说过两个人。一旁的陆逊上前一步,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孙策这才明白,沉吟片刻,轻笑道:“这件事既是满宠办的,我便不会插手。若是你想告发满宠滥杀无辜,我可以派人去查。不过,如果所告不实,按律,你是要反坐的。张公,你要告发满宠吗?”

    张俭抬起头,讶然地看着孙策,半晌才道:“将军所言当真?”

    “句句当真。”

    张俭郑重地点点头。“若满宠滥杀无辜,将军一定会按律处置?”

    “一定。”

    “多谢将军。”张俭躬身施礼。“那老朽就不打扰将军了,这就回高平,静候消息。”说着,起身穿鞋。袁谭赶上一步,跪在张俭面前,替张俭穿上鞋。张俭摸摸袁谭的肩膀,以示致谢,起身向孙策拱了拱手,转身就准备走。

    孙策很意外,不由自主的叫住了张俭。“张公,请留步。”

    张俭停住,双手拱在胸前,不卑不亢。“不知将军有何指教。”

    “你相信我?”

    张俭顿了一下。“我相信天意。将军可以欺我老朽,想必不会欺天。”

    孙策咂了咂嘴,总有一种一拳打空的感觉,非常不爽,但张俭所言所行的确没有什么失礼之处,让他无理取闹,非要整一个老头,他也做不出来。可是就这么让张俭走了,他又不甘心。两世为人,这大概是他记忆中最纠结的一次。

    张俭等了一会,见孙策眼神变幻,却没有说话,目光微闪,若有所思。“将军莫非是对我当年所为不能认同,欲加以驳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