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8章 计太迟(1/2)
    曹仁赶回任城,天色已大黑,即使举着火把也看不了多久。城上守备森严,将士们神情凛然,看起来非常紧张。曹仁表明自己的身份,但城上守将却不敢轻易放心,再三盘问。曹仁来回奔驰了近百里,又与冯楷理论了半天,连一口水都没喝着,嗓子干得冒烟,说了几句便哑了。

    潘璋大怒,破口大骂城上士卒,威胁进城之后要砍他们脑袋,却被曹仁拦住了。

    “非常时期,谨慎一点总是好的。”曹仁说道。

    潘璋无奈,只得耐心解释。好容易说清楚了,城上放下吊桥,打开城门,让曹仁等人入城。潘璋狠狠的瞪了那些士卒一眼,拥着曹仁直奔国相府。

    曹昂、陈宫正在议事,看到曹仁归来,连忙上前询问。曹仁很惭愧,他连袁谭的面都没见着就被阎行击败了。两人根本没有交手的机会,阎行甚至没有亲自出马,只派殿后的百余骑士出击,一个冲锋,曹仁就损失大半。

    曹昂虽然失望,却不能责怪曹仁。双方兵力悬殊,要求曹仁把袁谭救回来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他也知道曹仁并没有这样的动机,他和陈宫一样,希望袁谭死在孙策手中,或者死在沼泽地里,哪怕是被孙策俘虏也比救回来强。只有如此,形势才会对他最有利。曹仁出城去追只是不想落人话柄,说他见死不救罢了。

    曹仁觉得很无力,脸上发烧,说不出的惭愧。他听曹操说过,袁术被围时,孙策豁出性命去救,险些战死在阵中。现在袁谭兵败,等着他去救命,他却只能敷衍了事。

    为臣不忠,为友不义,如何面对天下英雄,又如何能与孙策为敌?

    曹仁低下了头,自责不已。

    陈宫瞥了曹昂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却什么也没说。他知道曹昂在想什么,但现实就这么残酷,袁谭不死,曹昂就不可能有掌握兖州的机会。曹昂要对袁谭尽忠,他和曹仁要对曹昂尽忠,万事难两全,能做到这一步,他们已经尽力了。

    “冯楷怎么说?”陈宫追问道。

    曹仁摇摇头。“公台,我不善言辞,无法说服冯楷。”

    曹仁把劝说冯楷的经过说了一遍,陈宫静静地听着,目光闪烁。按照曹仁所说,袁谭的随从骑士相继被孙策击杀,要么就落队,袁谭身边已经没有多少人,肯定挡不住孙策的追击,非死即俘,败局已定。朱灵已经在城西立阵,辛毗就在城里,建制完整的只剩下冯楷,如果能将冯楷招揽到曹昂麾下,再征集一部分溃败,曹昂就会多出三万人,不仅足以守住任城,还有与孙坚、孙策再战一回的实力。

    与朱灵部相比,冯楷部几乎没有什么损失,实力比朱灵部只强不弱。他的去留非常重要,如果被孙策招降了,曹昂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接下来的战事将非常艰苦,更别提反击了。

    陈宫沉思了很久,咬咬牙。“将军,去见见辛佐治吧。我们对冯楷了解太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很难对症下药。”

    曹昂迟疑了片刻。“辛佐治……醒了吗?”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好……吧。”曹昂站了起来,向西院走去。

    辛毗趴在榻上,脑后的伤口重新包扎过,华佗坐在一旁,脸色很不好。辛毗的侍从低着头,有一个脸庞红肿,看样子不仅被华佗臭骂了一通,还挨了耳光。见曹昂、陈宫进来,华佗站了起来,指着辛毗的侍从说道:“这些废物,连妇人都不如,辛佐治如果死了,他们都该陪葬。”说完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曹昂苦笑。华佗自从去过南阳本草堂后,最满意的不是南阳本草堂的医术,也不是本草堂的药学,而是本草堂的护士。最开始听说南阳本草堂将那些照料病人的妇人称作士,华佗非常不满,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