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7章 劝降(1/2)
    冯楷一言不发,眼神惊惧不安。他看着慷慨激昂的曹仁,几次想喝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还是不敢相信,袁谭败了,被孙策追杀?那岂不是凶多吉少。北面的樊县已经被太史慈、臧霸占了,袁谭单身匹马,根本闯不过去。向东是泗水,向西是一大片沼泽地,想想刚才那一阵暴雨,指望他全身而退还不如指望雷电劈死孙策来得实际一些。

    曹仁说的太离奇,让人无法相信,必须派人去求证。之所以没有轰曹仁出去,是因为他心里也没底。可以说,从一开始,这一战就不太正常,有太多可疑的地方。昨天就围住了孙策,为什么不立刻发起攻击?有了一万人,袁谭又带着亲卫步骑上阵,为什么还要再派他增援,而且是带一万人增援?仅他知道的,用于围歼孙策的人马就超过两万人,这本身就说明一个问题:袁谭、辛毗肯定隐瞒了什么,信心严重不足。

    未战先怯,这是兵家大忌。

    如果袁谭真败了,那他就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去留,是等待袁绍派新的兖州刺史来,还是依附曹昂?曹仁说了那么多,目的无非一个,希望他转投曹昂,至少支持曹昂守住任城,击退孙策。

    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冯楷有点担心,不久前,他刚刚拒绝了曹昂的建议,还说了几句不太好听的,曹昂心里会不会有芥蒂?况且袁谭生死未明,这时候就转换门庭,未免被人耻笑,也无法向部下解释。他的部下不是他的私兵,有一大部分是兖州郡国兵,他们只认兖州刺史,不会轻易接受其他人。

    冯楷欠欠身,挤出一丝苦笑。“曹司马,既然使君生死未卜,那还是先派人搜救使君为要,其他的都等一等吧。”

    曹仁扼腕叹息,痛恨自己的口才太差,说得口干舌燥,还是无法说服冯楷。“冯将军,并非曹某多言,实在是形势紧急,容不得将军思量。使君重兵围住孙策,为何不能取胜,反为其所败?说起来不可思议,其实道理很简单:兵贵神速尔。孙策用兵如虎豹潜伏,近在咫尺而人不知,动则若强弩惊雷,不过数息,胜负已定,纵使对手有千军万马也来不调动。但强弩之末,难破鲁缟,孙策率亲卫步骑追击使君,来回奔驰近百里,人马皆疲,此时不击,待他缓过劲来,将军莫说一万人,就算再多一万人也未必能追得上他,更别说战胜他。”

    冯楷笑而不语。

    曹仁无奈,站起身来,掸掸衣服。“将军,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这可能是你离不世之功最近的一次。”说完,也不等冯楷答复,拱拱手,翻身上马,带着潘璋等人扬长而去。

    冯楷沉下了脸,骂了一句。“阉竖之后,败军之将,怎敢如此放肆。某纵不识兵机,难道还比曹孟德南阳之败狼狈吗?”

    冯楷气愤难平,却无可奈何。形势复杂,天色将晚,他眼下最需要考虑的是在哪儿扎营,怎么解决一万将士的食宿问题。他是来增援袁谭的,没有带粮食,结果袁谭已经被孙策击败,战场一片混乱,他该在哪儿扎营,该去哪儿去筹粮?

    想来想去,冯楷决定先按兵不动,派人打探消息,确定战场形势之后再说。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一万将士列阵以待,不敢有丝毫怠慢。肚子越来越饿,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饭,湿漉漉的战袍越来越重,透着浓重的夜凉,让人很不舒服。

    冯楷在阵中来回踱步,焦灼不安。

    有斥候飞奔而来。“将军,外面来了一个骑士,自称是孙策的部下,他带来了袁使君的消息。”

    冯楷愣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孙策的部下,带来了袁谭的消息,这是什么意思?他想了一会,连忙让人把骑士带过来。

    陈武快步走来,牵着马,他没有着甲,手里也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