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黑暗香芩
    嘭!

    与铁木的战斗非常激烈,香芩和沫儿使出了全部的力气,才勉强在铁木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但她们的娇躯同样是出现了一些伤口,这是被劲风刮过所伤。

    若不是铁木吸了昏睡烟雾后速度大减,估计沫儿早已退去,因为她和香芩联手可能都近身不得。

    “冰针刺!”

    交战了十数回合后,沫儿的额头上有细密的汗水流淌而下,她轻喘了一下,娇喝道。

    嗖!

    声音落下,沫儿小手一擦,狭长的冰针上蓝光闪烁,一层薄薄的冰层结出,随后化为了一道寒光暴掠而出,以恐怖的速度穿入了狂舞枝条的缝隙,刺在了铁木裂开的大嘴中。

    嚓!

    铁木那如同乌铁的坚硬树干,竟然在被刺出了一个深深的伤口,一股黑色液体如同血液般流淌而下。

    “呜!”

    遭此伤害,无疑令铁木有些昏沉的意识暴怒起来,几根粗壮树根破土而出,猛烈的灵气波动涌荡,将间不容发取出另一根冰刺的沫儿抽的倒退而出,小脸苍白。

    “找死!”

    香芩大怒,身影掠出,手中的古怪小刀以诡异的速度挥动,灵气涌动,刀刃上竟是凝聚出了一道长了数倍的淡淡黑色光芒,小手一挥,刀光向着铁木凌厉劈下。

    咚!

    铁木闪电般的收回了一根根树根,交织重叠,在身上组成了一层厚实的树根屏障,将那道可怕的刀光拦截而下,几根树根断裂,但仍有众多完好。

    “哼!”

    香芩见状,脸颊上却是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笑意,小手轻轻结印,只见那消散的刀光中,一抹黯淡的黑色光点却是在此时暴掠而出,如同一根深黑钉子,一闪之下,就是穿过了树根缝隙,狠狠地射入了铁木大嘴中伤口中。

    一股血液般的黑色液体激射而出,香芩身形暴退,下一刻,狂暴的灵气波动从铁木上传开。

    嗤!

    可那股凶狠的波动刚刚传出,铁木疯狂反扑的动作就是一僵,它树干的裂口如同腐蚀般的出现了一个大洞,大洞还在不断扩大,将坚若金属的树干化为了灰烬。

    嘭!

    铁木狂怒的颤抖着,枝叶震颤,但树干上的窟窿却是迅速变大,须臾,便是将它大半个身躯都化为了一片灰烬,剩下的部分栽倒在地。

    “嘶…”

    云轩看着这诡异的一幕,觉得身体都发寒了起来,看着始作俑者的目光有些变化,那个温柔如水的香芩,居然有这么可怕的招术?

    “这是…黑暗灵气!”

    沫儿白眸一缩,看向香芩的眼神中多出了一抹惊惧和戒备,她飞速退后,挡在了云轩前面,俏脸非常严肃。

    香芩听到了她的惊声,肩膀稍微颤抖了一下,轻轻转脸,云轩心中一震的看到,她绝美的脸颊上此时出现了一条条漆黑纹路,黑纹出现时,涌荡在她身边的无色灵气都被染成了一片黑色,犹如魔性。

    气质大变的香芩静静的看了他们一眼,美眸微不可察的动了动,一抹黯淡出现,她没有话说,转身在那片铁木的灰烬中寻找了起来。

    看到香芩移开视线,云轩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刚才那种魔性目光带来的压迫感太强了,他忍不住问道:“妹妹,什么是黑暗灵气啊?”

    沫儿如临大敌,紧紧盯着香芩的背影,戒备道:“哥哥,修者在觉醒时会出现各种属性,大多是自然属性的金、木、水、火、土,以及光明这种少见属性,但实际上,还有一些非常罕见和异常的属性,也就是常说的特殊类属性。”

    “大多数特殊类属性都很弱,想想也知道它们如果强的话,那这种属性的强者也多,男性找更多的配偶下,后代诞生这种属性的概率也更大,久而久之,就会成为新的主流属性,如同光。因此,这些特殊性属性的修者大多不修习本身属性,而是修炼无属性的招术、功法,外在体现就是无色灵气。”

    “我先前以为香姐姐也是这样,可没想到她居然是黑暗灵气!黑暗是特殊类属性中最强大,甚至可以说是邪恶的,古代黑暗灵气者不止一次的掀起了滔天大劫,造成了无数强者和凡人的死去,而在今日,虽然各大帝国对黑暗修者的态度不一,也不像古代那样一旦发现就视为邪恶抹杀,但是依然对其非常警惕,而普通的修者,更是无一例外的被师门警告远离黑暗修者,以防不测。”

    沫儿的小脸布满震惊和凝重,缓缓道:“黑暗修者千奇百怪,有的极弱、有的极强,和血脉有巨大关系,香芩想必就是极强的那一种,她都能击杀妖兽!这样一来,想必她之前的重伤也不是因为遭遇了什么铜皮狼,而是在我们前就和铁木硬拼了一次,被伤的很重,才狼狈逃走的。”

    “你说的不错。”香芩拿着一个黑铁般的心脏,轻移脚步走来,蔓延黑色纹路的脸颊上带着一种魔性之美,她在沫儿几欲动手的距离外停下了,目光淡淡的看着他们。

    “但是,有一点错了,我的确是先找到了山谷,和这铁木硬战了一次,我小看了它,因此连杀招都没用出就被重伤,仓皇而逃,而后被那三只铜皮狼盯上,不得不拖着重伤身躯逃窜,最后在之前无聊时堆的雪人中隐藏,闭气躲避。”

    香芩的眸中闪过了一丝复杂,声音稍微轻了一点,“但是,还是你们救了我,我自始至终不是在演戏,也不是在利用你们,我…很感激你们。”

    云轩剧烈跳动的心慢慢平息了下来,他看着香芩露出的一丝悲伤表情,忍不住想开口,但在那之前沫儿就掐了他一下,让他痛的闭嘴后,清冷道:“那我和哥哥就先走了,没问题吧?”

    香芩目光微微有水雾凝聚,她举起了手中的黑铁心脏,看向了云轩,轻声道:“我说过,会分给你们一半,云轩,你既然是灵植师,就应该清楚铁树心的珍贵,它对灵植无用,但对炼丹有用,是一种铸造炼丹炉的材料之一,你拿到它,无论如何都能像炼丹师交换到珍贵宝物,远比那一点妖核可比。”

    云轩脱口道:“老师正好需要一个…咳,我什么都没说!”他胸口一痛,沫儿怒视着他,云轩迅速弱了,乖乖闭上嘴。

    沫儿又狠狠的掐了一把这个笨蛋哥哥后,清冷道:“多谢阁下好意,不过不用了,家族庞大,还不至于半颗铁树心都拿不出来,况且,是一颗变异的铁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