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铁木妖兽
    一处嶙峋怪石的山谷旁,生长着密密麻麻的树林,而树林掩映,将山谷遮盖而去,若是离远,根本无法发现。

    而紧靠山谷外的一棵大树后,三个人影正睁大眼睛,小心翼翼的透过缝隙,看着山谷内的景象。

    “要发现这里很不容易啊。”云轩惊讶道,即使是他,若不是有香芩带路,都难以发现这片森林中居然隐藏着一个山谷。

    香芩道:“原本应该是没有树木遮挡的,这些树都是那谷内的铁木成长为妖兽后,刻意催熟来遮掩山谷,你不是说这些树看起来老,但实际都是一二十年的新树吗?一定是这样的。”

    云轩点点头,“嗯,那我要开始了。”

    说完,沫儿继续负责警戒,香芩和云轩则是取出了一个大包裹,一层层的摊开,里面装着大量的白色粉末。

    “云轩,为什么这次不用毒?”

    “毒粉也涂在武器上了啊,只是对于那棵铁木妖兽而言,我觉得它光吸已经是不怕毒雾了,还容易引发警惕,不如我们制作点昏睡粉,让它昏昏欲睡,在战斗前先让山谷里飘满昏睡烟雾。”

    两人一边整理,云轩一边回答,在发现铁木在封闭山谷中时,云轩就想先给它放点雾,但是毒雾估计不太起用,就用昏睡雾气了。

    “给。”云轩拿出了小葫芦,香芩和沫儿各自递过来一张小手帕,云轩在她们的手帕上先铺了另一种粉末,再滴露水沾湿,“这样就好了。”

    沫儿和香芩点点头,用湿润手帕把小脸缠住,尤其是口鼻,云轩自己倒不用,他的草木亲和体质对这种低级的昏睡烟雾有抗性,看到她俩准备好,三人抖着包裹,顺着风向,将大量粉末朝山谷内倾洒过去。

    长风中,那片粉末迅速的弥漫开来,化为了一片白色烟雾,将山谷笼罩,那其内一些原本的野兽动静慢慢的减弱下来。

    三人大气不敢出一下,紧紧的盯着谷内,十数分钟后,香芩看向了云轩,云轩点点头,香芩松了口气,低声道:“好,效果已经散发,我们上!”

    “上!”

    云轩和沫儿都是掠出,跟着身形飞快的香芩,悄无声息的冲进了谷内。

    云轩三人进入山谷,也不知道云轩这个怕死的家伙到底配了多少药粉,洒的时候还不觉得,可此时香芩和沫儿都看到,整个山谷都弥漫着一片淡淡的白雾,众多的野兽不论大小,都是形态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快点,药粉最多持续一个小时。”云轩低声道,左看右看,似乎生怕这些野兽醒过来。

    “嗯。”香芩自然知道事态严重,纤细的嫩足一踏,娇躯急掠,一刻钟后,缓缓停了下来,目中陡然爆出了一团精光,压抑着激动道:“就是那个大家伙,果然在这!”

    云轩和沫儿也是看去,只见那山谷深处,弥漫着最浓郁的白雾,而其中,有一棵十数丈巨大的幽黑大树,树干枝叶呈一种乌铁般的色泽,它周围一大片皆尽空白,唯有远处方有一些低矮的树木伸展。

    那大树看似与其他树木没有区别。只是颜色和粗壮不一般,但云轩三人抖能感到,一阵强悍的灵气波动从树上散发而出,那已是远远超出了最强的香芩。

    想必,这就是这片寒温带森林中唯一真正的妖兽,植物妖兽,铁木。

    只是…

    云轩望着那铁黑色的大树,眉间却是微微一皱,有些犹豫。

    妖兽不在灵植范围内,就像几乎没有炼丹师会用妖核作为丹药的材料之一,因此云轩虽然对植物理解很深,但他对这棵已经成为妖兽的铁木并不怎么了解,而香芩也所说甚少,模糊其辞。

    而云轩和沫儿也没多想,直到此时,云轩紧紧皱起了眉,他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就像是这棵铁木生病了,或者说变异了,气息有些诡异。

    正常的植物妖兽会是这样的吗?

    “沫儿妹妹,云轩,我会直接出手,你们可以避开了,先走到山谷外面等我。”香芩目光火热的看着那棵铁木,美丽的黑眸中划过了一抹晦暗。

    云轩心中一跳,沫儿却噘嘴道:“香姐姐,那怎么行?你帮我们了这么多,我们也会帮你的,大不了如果事不可为,我们立刻撤退就是了,不过香姐姐,你也要注意轻重啊,天材地宝哪有性命重要。”

    香芩闻言,脸庞出现了一丝复杂,她似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

    “我上了。”

    香芩似乎不想再多说,纤足一点,身躯上灵气散发而出,然后她竟是丝毫不掩饰,身形向铁木暴掠而去。

    虽说山谷深处飘荡着白雾,但那铁木毕竟是货真价实的妖兽,不可能被云轩这赶工出来的药粉迷倒,更何况此时的香芩肆无忌惮,根本不加掩饰,于是在香芩进入它身旁的空地时,巨大的铁木就是震动了一下,树干上两只裂缝扩张,如同眼睛,一股被入侵境地的暴怒气息散发而出。

    “嘶!”

    尖厉的让人耳膜发痛的声音陡然响起,树干上裂开了一个大口,如同大嘴,铁木厉啸一声,大地上一截树根破土而出,泥土飞溅,乌铁般的树根快若闪电的向香芩暴掠而出。

    “哼!”

    香芩冷哼一声,却是没有躲避,手中的古怪小刀一闪,十数道凌厉刀光铺盖而出,灵气涌荡,将那树根尖端切成了漫天碎段,随后不停身形,向铁木扑去,而沫儿也是急急跟上。

    嘭!

    双方碰撞,顿时一股激烈的劲风扩散开来,将空地上的灰尘掀起,接着凌厉的刀光针芒,便是从各种角度对着铁木覆盖而去。

    而铁木虽然巨大,身如乌铁,但也正因为它是植物妖兽,行动极为不便,此时虽然从地面中拔出了两根巨大的根系,如同粗腿般踏地,但相比二女还是太慢,无法躲开她们的攻击。

    云轩站在不远处,黑瞳紧紧的盯着战场,那铁木不愧是妖兽,即使行动不便,几十根枝条和树根却是挥舞的密不透风,狂猛的力道倾泻而下,使得沫儿和香芩不敢和它硬拼,而且这还是铁木吸取了大量昏睡烟雾后,动作明显有些迟滞的情况下。

    云轩的目光看了片刻,就转移到了香芩身上,他感觉到了一丝微弱的异样,香芩的灵气好像有点奇怪,原本无色的灵气中随着战斗的激烈加剧,慢慢的泛起了一丝黑色,一股与云轩所知不同的诡异气息散发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