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0章 马超出击(1/2)
    谢广隆、郭援摘去了四匹备马的马鞍,割断了马缰,然后在马尾巴上绑了干草,摸到袁军驻地附近的时候,他们点燃了干草,又用长矛在马臀上狠狠的捅了一矛。四匹备马吃痛,向前狂奔,直冲袁军驻地。

    听到马嘶声,正在等着吃早饭的袁军士卒大惊,起身查看时,惊马已经冲到面前,两个士卒避让不及,被撞倒在地。其他的士卒也慌乱起来,有人上前试图阻止惊马,却发现既没有马缰,也没有马鞍,根本没有着手之处,马尾巴却着了火,烧得马臀、马腿上的皮肉滋滋作响。

    袁军士卒束手无策,只能拿起长矛,端起强弩,打算杀死这四匹惊马。

    箭矢时不绝于耳,惊马很快中箭,却更加疯狂,在大营里来回冲突,将正在煮饭的铁釜踢马,火堆踢散,即将烧开的水洒得到处都是,袁军士卒下意识的四处避让,乱作一团。

    趁着这个机会,谢广隆四人跳上战马,冲向人群。他们人手一杆长矛,专挑那些冒着热气的铁釜下手,长矛一挑,铁釜腾空飞起,滚烫的水到处泼洒,烧得正旺的火堆也被他们挑得到处乱飞,迅速向阵地突击。

    听到惊呼声,阵中的曲军侯首先做出了反应,厉声喝斥,让部下不要惊慌,用弩进行攒射。谢广隆等人一见,立刻将手中的长矛用力掷出,同时滚鞍下马,取下千军破,狠狠的砍在马臀上。

    长矛呼啸而出,扎入弩手之中,引起一阵慌乱。战马吃痛,狂奔而至,瞬间将几名弩手撞飞。趁着这个机会,谢广隆四人挥舞千军破,杀入人群之中,见人就杀。

    八匹惊马,四个勇士,将袁军阵地一角搅得大乱。虽然八匹惊马很快被射杀,杀伤不过二十余人,引起的骚动却非常大,附近几曲的士卒都转头观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正是交接的时候,值夜的士卒又累又饿,正等着下值吃饭,轮换的士卒夜里也没睡好,迷迷糊糊,正等着吃饭上值,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心里都有些惊张不安,下意识地聚在一起,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趁着这个机会,马超、庞德统领两百骑策马杀来,趁着袁军注意力分散的机会,迅速突进到射程以内。人未到,先射出一阵箭雨,趁着袁军士卒躲避的时机,他们策马入阵。

    仓促之中,只有不到一半袁军弩手反应过来,扣动弩机,射出了弩箭。

    马超左手举起小圆盾,遮住面门,同时抽出了短矛,用力掷出。

    弩箭迎面射来,射得钢制的小圆盾当当作响,火星四溅。外围充当肉盾的备马中箭,嘶鸣着倒地,冲在最前面的十余骑中箭,有的直接落马阵亡,有的发出痛苦的闷哼,却不肯停住脚步,猛踢马腹,继续向前冲锋。

    马超也中了一箭,大腿被射穿,钉在马鞍上,疼得他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他掷出短矛手,顺手从腰间拔出长刀,一刀削断了露出的箭杆,再次加速。

    两百骑像滚滚洪流,一下子冲进了袁军阵地。

    “转,转!”马超举起战刀,厉声大喝,同时拨转马头,强行转向。

    骑士们紧紧跟随,沿着弩手阵列向前飞奔。他们一手抱着马脖子,将身体尽可能向前倾,探出右手,战刀反握,刀锋向前,借助马速割过弩手们脖子、手中的弩。有的弩手受了伤,被锋利的刀刃割开了脸甚至脖子,更多的被割断了手中的弩弦,还有人被战马带倒。

    弩手射击时横向列阵,以曲为单位,前后分成三排,每排六七十人,左右两曲之间会有十步的间隔。三千强弩手分作十五曲,前七后八,相距三十步,整个阵地宽约五百步,正好拦住去路。为了抢时间,马超和庞德各领百骑,从不同的位置杀入,对他们来说,冲锋距离不到三百步,为了赶时间,他们都不顾马力,全速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