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8章 步步紧逼(1/2)
    当朱桓向吕虔的阵地发起进攻的时候,阎行也展开了行动,由袁谭大营的西侧转移到大营北侧,直逼到袁谭的大营前。看到骑兵突到大营前,袁谭军各营将领都严格遵守袁谭的命令,坚守不出,不给阎行突击的机会。经过夏亭之战和方与之战,孙策麾下骑兵的战斗力已经没人敢置疑。

    但他们并不清楚,不管是夏亭之战还是方与之战,这些亲卫骑的骑士其实都没有参与。

    大营里的将士可以据营而守,但吕虔部和中军的联络则因此被切断,吕虔接不到袁谭的命令,也无法将最新战况送到中军。明明离大营不到十里,他却成了孤军。虽然刚刚开战,还没有分出胜负,吕虔在心理上先挨了一闷棍。看到骑兵在自己的后方和左翼集结奔驰,他不得不将一部分强弩手和长矛手调过去增援,如此一来,正面的阵势立刻变得单薄了不少。

    两军刚刚交战,对方就来了援兵,己方则不得不跟着调整阵型,对那些又累又饿,惊魂未定的袁军士卒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没人能给他们解释,只能自己乱猜。

    袁军士卒的士气再一次受挫。

    与此相反,见阎行赶来增援,对方阵势不稳,朱桓部士气如虹,四曲士卒的攻势更猛。他们迅速通过了箭阵的阻截,开始冲击吕虔的前锋阵地。两曲正面突破,两曲攻击两翼。

    前军有两千人,却被八百人压着打,阵势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破阵,吕虔暗自叫苦。他早就知道双方战力有差距,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可是在对手犀利的攻势面前,他还是落了下风。看这形势,他很难完成袁谭交待的任务。别说吃掉朱桓部,能不能拦住他都是个问题。

    见骑兵截击,传令兵无法到达中军大营,也无法与身后伏击孙策的部队联络,吕虔无奈,只得命人敲响战鼓,向中军方向示警、求援。

    求援的鼓声响起的那一刻,朱桓亲自提刀上阵,对吕虔的前军发起了致命一击。他这三百部曲的装备更好,战斗力还在这些江东子弟兵之上,迅速突破了对方的防线。

    三通鼓罢,朱桓就突破了前军的阻击,随即向吕虔的中军发起了攻击。

    郭嘉率领两千亲卫营压上,步步紧逼。

    阎行率领亲卫骑越逼越近,跃跃欲试,有些骑士开始尝试冲击吕虔的阵地。他们策马飞奔而来,冲到阵前,射出一两枝箭,又飘然远去。他们的箭射得准,每一发都能命中,但更让这些袁军士卒紧张的却是奔腾的战马带来的压迫。当马蹄声越来越近,战马的身躯越来越大,几乎要冲到面前的时候,那种压迫感是对这些步卒形成了极大的震慑,每一次都是生死考验,随时都有可能被突破。

    临阵指挥的校尉、都尉们提着战刀,在阵中来回嘶吼,鼓舞士气,稳定军心。他们的声音很快就沙哑了,透着说不出的焦虑,反而扩大了恐慌。

    吕虔心急如焚,一次又一次的命令敲响战鼓,向中军求援。

    袁谭赶到北侧大营,登上将台,远眺战场。

    他只看到骑兵奔驰的身影,却看不到吕虔的阵地。十里之外,他只能看到一个隐约的轮廓,吕虔的将台就像一个黑点,他看不到上面的旗号,听不到战鼓声。

    他们之间的联络已经被骑兵切断。

    这和他们之前推演的形势有点不同。孙策被困,朱桓却没有第一时间赶来增援,他姗姗来迟,却让吕虔担心了一夜,士气受挫,体力消耗也比预期的更大。现在又派骑兵切断吕虔与中军大营的联络,将吕虔变成孤军,看起来不像是突破吕虔的阻击,接应孙策,倒像是要吃掉吕虔部。

    这让袁谭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我们真的围住了孙策吗?怎么看起来倒像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