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6章 郭嘉排兵(兢兢业业寂寞哥打赏加更)(1/2)
    郭嘉背着手,沿着城墙慢慢地走着。

    朱桓紧随其后,不时地看郭嘉一眼。虽然对汝颍多奇士这句话不以为然,他却知道郭嘉的身份非同小可,孙策对他的信任超过任何人。他已经超越了心腹这个概念,更像是孙策的另一个分身。每当孙策有紧急行动时,郭嘉就会接过兵权,代替孙策指挥亲卫步骑。

    除了孙策的父亲孙坚之外,只有郭嘉有如此资格。

    “祭酒,你是担心将军吗?”朱桓问道。

    郭嘉斜睨了朱桓一眼,含糊的嗯了一声,却不置可否。朱桓眨巴着眼睛,不知道郭嘉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郭嘉又说道:“休穆,如果你是袁谭,你会先取征东将军,是先取讨逆将军?”

    朱桓挠挠头,认真思考了一会。“征东将军是正,讨逆将军是奇。从难易程度而言,当然是先取征东将军方便。但是从主次而言,讨逆将军是主,征东将军是辅,杀人必斩其首,当然是先取讨逆将军。如果是我,我会佯取征东将军,实则将重兵留在手中,等讨逆将军入彀。”

    郭嘉笑着点点头,又道:“如果袁谭这么做,我们该怎么破?”

    “这……”朱桓好半天没说话。这种甲乙说是最考验人的,就像自己和自己下棋一样。他刚才的计划自然是他觉得最妥善的计划,现在郭嘉要让他自己破,又岂是那么容易破的。他等了好一会,才不太自信的说道:“引而不发,等待战机。”

    “什么战机?”

    “袁谭与征东将军对峙,出现疏忽。”

    “如果没有疏忽呢?”

    “那就继续等,反正不能让袁谭抓住机会。”

    郭嘉嘴角微微挑起,露出狡黠的笑容。“那好,如果我们用你的计划,袁谭该怎么应付才能取胜?”

    一看郭嘉那笑容,朱桓就知道大事不好。听完郭嘉的话,他几乎崩溃了。“祭酒,你别考我了,我真想不出来。我的棋艺不行,自弈这样的事更不敢想。”

    “休穆,你要想成为名将,就不能怕难。”郭嘉转身看着东方的地平线。“你不把自己逼到极限,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潜力。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你向上的每一步攀登都是值得的,付出越多,收获越大。”

    朱桓点了点头,眼神变得凝重起来。他挺直了身躯,抬起头,向东看去。那里有东山,那里还有泰山,那里还有互相揣摩,绞尽脑汁想诱对方犯错的孙坚、孙策和袁谭。这是一场心智与体力的较量,每一步都蕴含生死。与他们付出的心血相比,自己守住亢父的战绩又能算得了什么?

    朱桓沉默了很久,反复思考双方的可能,最后说道:“如果我是袁谭,我会重兵围困征东将军,不分昼夜的攻打,逼讨逆将军入彀。”

    郭嘉欣慰地点点头。“一个等字,一个逼字,休穆,你又向上攀了一层。兵法有云:致人而不致于人,在战场上,任何时候都要让对方跟着你的步伐走,而不能跟着对方的步伐。你若欲守,就要让对方不得不攻。你若欲攻,就要让对方不得不守。”

    朱桓感激莫名,躬身而拜。“多谢祭酒指点。”

    郭嘉摆摆手,静静地看着远处。有一名骑士正飞奔而来。朱桓也看到了,闭上了嘴巴,静静地等着。过了一会儿,骑士奔到城下,大声报上姓名,正是孙策身边的十三名骑士之一。朱桓不敢怠慢,立刻让人打开城门,放下吊桥。骑士飞奔入城,一进城门就翻身下马,快步上了城头,来到郭嘉面前,躬身施礼。

    “祭酒,将军在任城北的万安亭附近被袁谭的伏兵拦住了。从伏击阵地范围来看,至少有两千人,很可能会更多。谢广隆还在想办法查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