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1章 合作共赢(1/2)
    曹昂坐在案前,看着地图出神。

    陈宫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抚着胡须,慢慢地来回踱步。这两天他也很辛苦,眼圈有点黑,眼睛里弃满了血丝,就连一向很在意的仪容都有些顾不上了。卫臻、鲍勋坐在一旁,沉默着,谁也不说话,脸色阴沉,眼神惶恐。

    大帐里的气氛很压抑,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门口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到了大帐外,突然变轻。接着,曹仁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帐内的情况,轻手轻脚地绕过陈宫,来到曹昂的面前,用眼神询问。曹昂俯身过来,凑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曹仁脸色一变。“当真?”

    “纵有出入,应该也只是细节问题。”曹昂苦笑道:“我们自己的斥候也看到了孙策的战旗。”

    曹仁半晌没吭声。他明白了曹昂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将他叫过来。袁谭送来消息,说孙策率领千余骑从任城旁经过,向北去了,应该是与太史慈、臧霸等人会面。袁谭担心孙策会对南平阳不利,希望曹昂能予以重视。

    樊县、南平阳都是任城与鲁县之间的联络点。樊县在西,属任城国。南平阳在东,原本属山阳县,袁谭调整防区,将这一片交给曹昂后,南平阳与高平一起划归曹昂的防区,以便曹昂统一调度。樊县之重在渡口,县城就在泗水西岸。南平阳之重在地势,城东是峄山,城西是凫山,位置之重要尤胜樊县,所以曹昂派鲍邵镇守。鲍邵有部曲及招募的泰山兵两千多人,实力强劲。

    樊县已经被太史慈、臧霸等人包围了,如果南平阳再丢了,任城就真成了孤城。不过南平阳地势险要,不是那么容易攻的,再加上这个消息是袁谭送来的,可靠性有限。鉴于双方的貌合神离,有必要对袁谭的用意加以鉴别。

    “南平阳不易攻,但孙策有可能会派人穿过凫山,进入鲁国南部。鲁国六县有三县在南部,占据南部,筹集粮草,还可以为孙坚保障后路。”陈宫转过身来,慢吞吞地说道:“我想,袁谭、辛毗可能是意识到孙策行踪不定,难以捕捉,所以想加重对孙坚的围困,逼孙策自投罗网。他想派人绕到孙坚背后,却又担心我们生疑,所以故意先把这个难题抛给我们。”

    曹昂思索片刻。“孙坚背后有朱治的人马四五千人,如果袁谭要切断孙坚的后路,至少需要万人,甚至可能是两万人。如果就地征粮,附近的几个县难免会有损失。”

    “没错,肉进了嘴,再想吐出来就难了。”

    “那我们要给他吗?”

    “给他吧。”陈宫轻轻哼了一声:“袁谭、辛毗求胜心切,这时候拦着他,一旦战败,他会将责任全部推到我们身上。让他和孙家父子拼命吧,我们保存实力,不管最后孰胜孰负,对我们都不是坏事。况且,如果太史慈等人真的包围了南平阳,对我们威胁很大。”

    “好吧,那我立刻答复他们。”

    “将城里的船借给他们,没有船,他们无法迅速渡水。”陈宫无声地笑了起来。“赶走朱治,对我们也有好处,至少耳根能清静些。”

    曹仁等人听了,也不禁笑出声来。将袁谭、辛毗玩弄于鼓掌之上,陈宫的胆子够大,心机够深。

    孙观输得很惨,不仅连战连败,而且输光了身上能拿得出的所有赌注。如果不是孙策喝止,谢广隆、郭援几乎连他的裤子都要赢走。不过孙观很开心。他对孙策说,一天之内遇到这么多高手是非常难得的事,今天虽然输了,可是打得开心,好久没这么舒坦过了。

    孙策表示很无语,百人百性,被人揍得鼻青眼肿还这么开心,看来平时没少与人比武较量,独孤求败啊。他旁观了一阵,也知道孙观的武艺不弱,如果不是上来就被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