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8章 虚惊一场(1/2)
    路招的任务并不是拦住朱桓,而是监视朱桓,为袁谭提供预警。他虽然被俘,但预警的作用还是实现了。根据时间推算,袁谭此刻很可能已经得到了消息,甚至可能做出了反应。

    兵贵神速,孙策也必须迅速做出反应。吃完饭,孙策就和太史慈、朱桓商议战事。路招新附,孙策没有叫上他,必要的保密工作还是需要的。人心隔肚皮,诈降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时候不能对人性有太高的期望值。

    当前形势与郭嘉的计划有些偏差。郭嘉希望太史慈引兵至亢父,形成与朱桓内外夹击路招之势,看袁谭会不会派兵增援。如果派的兵少,那就予以歼灭。如果派的兵多,就据城而守,为孙坚减压,继续拖延时间。没想到太史慈这把刀太犀利,率领三百亲卫营一昼夜急行两百余里,直接袭营成功。

    接到消息后,郭嘉、庞统立刻调整了计划:朱桓继续驻守亢父,太史慈赶回东平待命。取得路招部的辎重后,朱桓守住亢父的底气更足,但太史慈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再不补充辎重,太史慈就很难坚持下去。鉴于程昱部已经被重创,郭嘉建议太史慈南下,谋夺南平阳、驺县。

    南平阳位于任城与鲁县之间,位置与樊县相当,目前在曹昂的控制之中,守将是故济北相鲍信之子鲍邵。之前曹昂从纪灵手中夺取鲁县之后,就将南平阳作为要塞之一,储备了一些粮食,鲍邵进驻后又加以增补。如果能拿下南平阳,不仅可以彻底切断曹昂的退路,而且可以得到一部粮食补给。

    但南平阳不太容易攻,尤其是在没有足够粮食的情况下。因此,郭嘉安排了另外一个计划进行补充,重新任命纪灵为鲁相,暂驻驺县,让他征集驺县、蕃县的物资,并将原属东海,现在已经割给孙策的合乡、昌虑两县暂时交给纪灵,由他统一调度,协助太史慈围南平阳。

    至于臧霸等人,则安排他们北上,进驻刚县、蛇丘一带就食,那一带户口较多,容易收集粮食,又靠近山区,形势不妙,随时可以退入山中。

    这是郭嘉的计划,但如何实施,由太史慈自己掌握,尤其是臧霸等人。他们不是孙策的部下,能不能说服他们继续配合行动,要看太史慈的本事。

    太史慈接受了这个计划。但他请孙策给臧霸一个承诺。

    孙策想了想。“我随你去瑕丘,与臧霸面谈。”

    太史慈大惊,连忙摇头,表示太危险了。郭嘉也觉得没什么必要,臧霸的作用没有那么大,给他一点好处,让太史慈转告就行了,孙策没有必要亲自去。

    但是孙策坚持如此。与臧霸见面只是其中一个目的,他更担心的是太史慈的安全。太史慈只带了三百亲卫营,速度是快,但风险太大。就算是精锐,来回五百余里,中间只休息了一天,体力消耗还是非常大。万一遇到敌人,哪怕是千余人,太史慈都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你们别忘了,我们的对手是袁谭和辛毗。袁谭有足够的兵力,七八万人,凑个三五千匹马很轻松,就算骑上马也不等于真正的骑兵,代步总没问题吧?以辛毗的能力,他不可能对子义的行踪一无所知,但凡捕捉到一点蛛丝马迹,就有可能安排针对子义的行动。”

    孙策很严肃地说道:“这个风险太大,我承担不起,我要亲自护送子义回去。”

    郭嘉听了,没再说什么,只是让孙策小心一些。他建议孙策留下一部分骑兵,空出三百匹战马给太史慈代步,加快行军速度,尽可能降低风险。

    太史慈非常激动,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躬身一拜。

    亢父在任城西偏南,樊县、瑕丘在任城正北,而任城西北部就是一片地势低洼的荒野,一直延伸到钜野泽。冬天还勉强可行,最近雨水渐多,那里根本无法行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