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1章 刘表的选择(1/2)
    张家原本是高平大族,比不上王家、刘家,却算得上一方豪强,颇有几分财力,人丁也兴旺。但张家不算世族,号称张耳后人,实际上做官的很少,张俭的父亲辛苦了一辈子,只做过一任江夏太守,算是碰到了二千石的门槛。

    不能做官,张家的影响力就局限于本地。张家既不像王家那样世传经学,又没有刘家的宗室身份,要想出人头地,就只能剑走偏锋。张俭杀侯览家人百余口,并不是完全是因为侯览的家人有多可恶,而是因为侯览的名声够大,权势够重,很多人想杀却不敢,结果张俭这个愣头青冲上去了。实际上他当时也不年轻了,已经年过半百。可能是觉得时不我待,所以他下手特别狠,一不做,二不休,将包括侯览母亲在内的百余人杀得干干净净。

    但事实证明张俭还是太嫩了。他的冲动不仅没能给张家带来跃龙门的机会,反而给张家带来了灾难,还给整个士人阶层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桓帝对士人的肆无忌惮忍无可忍,引发第一次党锢。张家也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偌大家族死亡过半,只有一些未成年的孩子活了下来。张苞、张艾兄弟都是幸存者。

    中平元年,黄巾大乱,朝廷迫不得已解除了党锢,党人重新执政,给了张家一个安慰,任张苞为郡东部督邮,也就是张俭当年做过的官。但张家损失太大,张苞急于重振家风,吃相太难看,又犯了官场大忌。正好满宠也整治豪强,触及了某些人的利益,结果有高手从中运作,张苞莫名其妙的死了,满宠也丢了官。

    现在张家老的老张俭八十岁,小的小张艾、张艺都未到而立之年,尚无子嗣,张艾有一个女儿,张艺还没成亲。如果满宠把他们一网打尽,张家很可能就此绝嗣。

    面对这个危机,即使张俭已经八十岁了,又是成名多年的名士,也不得不向满宠低头哀求。

    满宠脸上没什么表情。他让人缴了张艾、张芝的械,将他们绑起来,押回县廷。一路招摇过市,大半个高平城的人都知道了。张俭是名士,当年的事闹得天下皆知,张苞与满宠的恩怨也不是什么秘密,此刻见张艾、张芝落到满宠手里,很多人都觉得张家完了。满宠不整得他们家破人亡是不会放手的。

    满宠趁此机会发布命令,非常时期,各家各户保护家园可以,不准持械聚会,三人以上,皆属违法。

    有张家的例子在前,没人敢来招惹满宠,那些想响应袁谭的人大多放弃了行动,安分守已地待在家里。

    刘表斜倚着凭几,坐在堂上,手里握着一卷竹简却没有看,他的目光越过墙头,看向阴沉的天空,眼神微缩,闪着意味难明的光。

    长子刘琦站在一旁。他相貌酷似刘表,身材修长,眉清目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是刘表唯一的子嗣,被刘表寄予厚望。这次刘表弃官归田,他们父子更是形影不离,每天讲经论道,研究典籍。只是这两天形势变幻,刘表有点心不在焉,时常出神。

    刘琦很懂事,乖巧的站在一边,一声不响。

    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两个高大健壮的身影并肩走了进来,一个是刘虎,一个是刘磐,都是刘表的从子,刘琦的从兄。与刘琦不同,他们不好读书,更喜欢武事。

    “叔父。”两人走到刘表面前,躬身行礼。

    “嗯,外面怎么样?”刘表回过神来,挪了一下身子,示意刘虎、刘磐坐。

    刘琦立刻取过席来,让他们入座。刘磐坐好,双手扶着膝盖,恭恭敬敬地说道:“叔父,满宠抓了张艾、张芝,关在县狱里,不少人去求情,但他一个不见。城门都戒严了,听说境内的几个津口也全部戒严,由他带来的那些江东儿负责,高平本地的掾吏都不得插手。”

    刘表轻笑了一声,看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