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9章 我要做猎手(1/2)
    接到孙策的提醒,孙坚笑了笑。

    他虽然不像孙策那样高度重视曹昂,却也没有小瞧曹昂。除了安排全柔、黄盖在城外列阵,掩护大军的右翼外,他还安排了一部分人到泗水以东,防止曹昂偷渡泗水,袭击他的后背。为了能方便的来往于泗水两岸,他在泗水上架起了两道浮桥。

    安置好身后掩护,他的本阵人数更少,只留下一万人。他背河列阵,原本准备用来攻任城的器械中能用得上的部分安置在阵中,剩下的也转移到了安全地带。为了坚守,他在阵前挖了两道壕沟,引入水,用辎重车组成防线,摆出一副死战不退的架势。

    鲁肃在左,董袭在右,朱治居中,孙坚坐镇中军,辎重营安排在中军,严加看护。送来了足够半个月大战的粮食和军械,又在高平储备一些粮食后,吴景迅速返回湖陆固守。不管孙坚胜负如何,湖陆不能丢。

    在增援的军谋帮助下,秦松、弘咨做了一个模型,将战场周边形势全部包括在内,一目了然。坐在中军高高的将台上,他又将整个战场尽收眼底,心中充满从未有过的信心。

    “就凭此阵,一报昌邑之仇。”坐在模型前,孙坚信心十足的对诸将说道:“诸君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来,畅所欲言。”

    黄盖、韩当等人身为孙坚旧部,也觉得昌邑这一战打得窝囊,争需一场真正的胜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也让鲁肃、董袭等后辈看看,别小瞧了他们。看着模型,想着在即将开始的大战中大显身手,他们说不出的兴奋,大声说笑,战意甚浓。

    对老将们的心情,董袭很不以为然。他从来没有和这些老将较高下的心思,他的眼里只有一个对手:鲁肃。黄盖是谁?韩当是谁?他根本不在乎。

    鲁肃也没把老将们的想法放在心上,他只想打好这一仗。和董袭差不多,他的眼里也只有一个对手,但不是董袭,而是太史慈。太史慈以三千人马鼓动泰山贼三万人,短短几天内横扫任城以北数县,打得袁谭帐下大将程昱灰头土脸,这样的战绩让鲁肃很心动。

    鲁肃知道自己迟早会坐镇一方,而太史慈已经坐镇一方了,他在青州的成绩也令人瞩目。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内,他将和太史慈共事,暗地里免不了要互相比较。这时候和黄盖、韩当较劲未免太掉价。

    鲁肃通盘考虑了整个战场形势后,觉得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提醒了孙坚一件事,雨季将至,泗水上游又多山区,汇入的河流也不少,有可能出现突发性暴涨,浮桥有被冲垮的危险,必须有所准备。

    孙坚不禁对鲁肃高看一眼。他出身吴会,又征战多年,还在下邳一带做过十几年官,对当地的地理非常熟悉,鲁肃提醒的情况,他早有准备。可是鲁肃如此年轻,又从军不久,却有这样的见识,比不少老将都沉稳,可见非等闲之辈。孙策对他寄予厚望还是有道理的,论知人,孙策绝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算许子将也要略逊一筹。

    任城城头,曹昂裹紧了大氅。虽然已经是二月末,但春寒料峭,又刮起了风,还是有些凉。他和陈宫、卫臻沿着城墙缓缓的走着,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阴郁。

    袁谭大军来援,孙坚依然不肯退,非要拿下任城不可。对他来说,这是一个不亚于生死抉择的困境。太史慈已经击退了程昱,任城其实已经陷入包围,能指望的只有袁谭。如果袁谭也无法击败孙坚,任城就危险了。

    袁谭能击败孙坚吗?曹昂表示怀疑。袁谭兵力是多,据说有四五万人,但这其中有一半是仓促集结的新兵,而孙坚麾下所领的则大多是精锐,即使新兵也是孙策刚刚练成的江东子弟兵,战绩不多,却非常亮眼。一攻一守,袁谭的优势并不如数字上显示的那么明显。

    “公台,如果使君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