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5章 三箭定泰山(兢兢业业寂寞哥打赏加更)(1/2)
    袁谭很快收到了李乾的消息。

    对孙策的反应,他们并不意外,这早有辛毗的预料之中。孙策不可能轻易就范,他肯定会试探一下。李乾如果继续追,孙策很可能就会抓住机会打他一下。但这不是关键,孙策不会把李乾当作对手,击败李乾与否对整个战局也好,对孙策个人的名声也好,都没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孙策退向防东、单父,是准备退往睢阳,还是准备迂回到背后,抑或是兼而有之?他是不是看出了袁叙、袁遗离职后的隐患,加以利用?

    辛毗倾向于孙策已经看出破绽,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知道这是陷阱,不代表孙策就会一走了之。陷阱和破绽的界线并不是很明显,破绽有可能是陷阱,陷阱同样也可能变成真正的破绽。如果袁谭将大部分兵力安排到前方,以解任城之围为目换,他的中军和后军就有可能成为真正的破绽。

    济阴郡兵是薄弱环节是事实,并非虚构。

    辛毗建议袁谭,暂时不理孙策,按部就班地向东进军,做出只想将孙氏父子赶出兖州的姿态,隐藏起真正的目的。孙策别出心裁,将主力交给了孙坚指挥,他率领骑兵在外游击,袁谭追不上他,只有重施故技,希望能围住孙坚,逼孙策来解围。

    要进攻任城,必须解决孙策在任城周边部下的防线,可供袁谭选择的有三个:湖陆、高平、亢父。湖陆离任城太远,而且中间还隔着高平、亢父,意义不大。高平也不合适。高平在泗水东,要攻城就先进渡水,这对袁谭不利。亢父是最好的目标,拿下亢父,就可以直逼任城。

    袁谭随即传令李乾留驻东緍,掩护大军右翼,毛玠领五千人守昌邑,自己率领主力四万余人直取亢父。

    出发前,袁谭誓师,祭兵主蚩尤。仪式很隆重,声势很浩大。作战前祭聪明蚩尤很正常,但袁谭的规模超乎常规,态度过于虔诚,不免让人觉得他底气不足,只能求助于神明。

    看到将士们的反应,袁谭心中暗喜。他这么做,就是要暴露自己的虚弱,好诱孙策近身突击。但是孙策在单父一带游荡,或进或退,行踪不定。他一度出现在昌邑附近,但很快就撤走了,让袁谭空欢喜一场。

    袁谭不知道孙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辛毗却不着急,他让袁谭一面加强警戒,一面行军。三天后,他们到达金乡,五日后,大军到达亢父,将亢父团团包围,下令打造攻城器械,准备强攻亢父。

    出乎袁谭的意料,孙坚父子坐视亢父被围,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孙策在单父一带游荡,孙坚则一心一意的围困任城,丝毫没有救援亢父的意思。

    袁谭、辛毗心急如焚,却又不得不耐着性子,等待着战机的出现。

    这是最难熬的时候,也是最考验双方耐心的时候。

    妫亭山。

    太史慈站在一块突兀悬空的巨石上,双手负在身后,山风拂动鬓边的发丝,却吹不动他坚毅的眼神。

    两名卫士站在他的身后,一人抱着弓袋,一人背着箭囊,警惕地注视着四周。这里不是他们的地盘,小心谨慎一点总是有好处的。不过他们也不紧张,自从在阳羡铜官山随太史慈作战以来,他们还没有打过败仗,即使是遇上赫赫有名的丹阳大帅祖郎,太史慈也没落过下风。

    远处的山路上转出十几个人影,看似松散,实际极有章法,有人执弓,有人持盾,一旦出现意外,随时可以投入战斗。太史慈看了一会儿,嘴角露出一丝浅笑。他的目力好,看得很清楚,一眼看出中间偏前的那个汉子身材高大,体形健硕,但眉眼灵动有余,坚毅不足,和传言中的昌豨有几分相似,却不是他想见的纪灵。

    等昌豨走到坡前,太史慈主动走了过去,拱手施礼。“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