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6章 少年老成(1/2)
    袁谭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定下神来,认出了眼前的这些人。毛玠、王彧、袁遗等人都在,还有一张陌生的面孔,但他没看到辛毗。

    “佐治呢?”

    “长史无碍,只是些皮肉伤,失血过多,将养几日便好了。”

    “你是……”袁谭看着眼前这个头戴进贤冠,白面长须的中年人,一时没反应过来。

    曹昂连忙解释道:“使君,他是我的乡党华佗,字元化,他不仅通晓经术,还擅长医术。得知使君累倒,我冒昧地带来他为使君诊断,还请使君见谅。”

    “原来你就是神医华佗啊,久仰久仰。”袁谭听曹昂提起过此人,为丁夫人治过病,连忙客气了两句。“佐治受了什么伤?”

    “他被孙策削去了一块头皮,流了不少血,不过没什么大事,最多留个疤。”

    袁谭听了华佗的解释,这才放了心。华佗是神医,他的判断是可信的。他强撑着坐起来,目光扫过那一张张神色各异,却多少有些惊惧不安的面孔,强按心头失落,笑道:“让诸君受惊了,惭愧惭愧。”

    见袁谭醒来,虽然脸色苍白,精神委顿,却神智清醒,众人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又落了回去,纷纷拱手施礼,客套了几句。袁谭知道此刻应该多说几句,以示自己虽然受挫,却没有乱了阵脚,但他心乱如麻,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让诸将先回营,加强防备,不要让孙策再钻了空子。

    诸将唯唯喏喏,陆续离去。曹昂要等华佗,留在最后。袁谭拉住他,示意他坐在榻边。

    “子修,我一时疏忽,被孙策所辱,眼下进退失据,子修可有计教我?”

    曹昂早有准备。他来之前,陈宫就说袁谭可能会找他问计。袁谭麾下的文武中,辛毗是有军事能力的谋士,也最受袁谭信任,其次便要算陈宫了。毛玠的长处在政务人事,军事权谋非其所长。现在辛毗受伤,袁谭只能向陈宫问计。陈宫不是袁谭的部下,所以会借曹昂之口,这是曹昂的机会。在袁谭昏迷的时候,陈宫已经做好了谋划,嘱咐了曹昂。

    “使君,胜负乃兵家常事,孙策骁勇,善出奇制胜,着实不可小觑。但用兵以正为先,以奇为末,否则纵胜也不过是一时胜负,并不影响大局。孙坚还在围中便是明证。”

    袁谭轻轻地吁了一口气,苦笑道:“子修用心良苦,我非常感激。不过我方寸已乱,还是希望能听到子修的肺腑之言,解困之计。”

    曹昂沉吟片刻。“使君,粮草被毁,难以持久。春耕将近,继续对峙恐非良策。不如以退为进,以守代攻,先稳住阵势,再作后计。”

    袁谭思索片刻。“子修详言之。如何以退为进,如何以守代攻?”

    “使君退回昌邑,再派诸将分守定陶、亢父、任城,坚守不战。”

    “孙策……会退吗?”

    “会的,刘和在下邳,随时可以威胁豫州。刘繇、高干在豫州,扬州也远未平定,对孙策来说,这些才是心腹之患。若是误了农时,他也承受不起损失,只要我军守住诸城,让他进无所取,他必然会退。”

    袁谭缓缓点头。“子修虽然年轻,却是老成之言,这一计甚是稳妥。”

    “使君谬赞了,这是我与公台商量的计策,并非我一人所能谋划。不过,有一点还要请使君留意。”

    袁谭对曹昂好感大增,笑道:“你说。”

    “孙策善用奇,能于不可能处寻找战机。我军粮草被毁,人心惶惶,如果谋划不周,草草撤退,恐怕会被孙策抓住机会,各个突破。此外,郭嘉正在赶来,若湖陆有失,任由郭嘉与孙坚汇合,有主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