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考验
    云轩再次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但是看到床边一个坐着的小小身影时,却一下清醒了,“沫儿?”

    沫儿一直看着他,视线没有离开过分毫,惊喜道:“哥哥,你醒啦?”

    云轩点点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试图坐起来,沫儿赶紧扶住他,小手嫩滑,让云轩多出了一种奇怪的感受。

    “你没事吧?嗯,没事就好,我之前下手重了一点,不过你和冰妈妈以后不会不来就太好了,否则我可舍不得呢。”

    “哥哥…”沫儿的小脸突然微微一变,她低下头,嗫嚅道:“你不怪沫儿吗?”

    云轩摇摇头。

    沫儿犹豫了一下,“其实…”

    …

    “所以,依据测试,给出了‘两难境地下的抉择’考验,我之前告诉沫儿,一旦她失败,证明一直以来的培养是浪费,她将被剥夺一切自由,从此关在塔内直到成年,在此培养期间不允许外出,而来了后,您又让沫儿知道,一旦她战胜,我和沫儿再也无法出现在春谷,两难境地,考验她的心性。”冰烟淡淡道。

    “而结果,似乎和我们意料的哪一种都不太一样,小云轩他…用特殊手段胜利了,并非沫儿认输。”

    百列的面色有些古怪,却没了之前的严肃,“所以这次考验的结果要怎么计算?”

    冰烟蹙眉道:“有些难办,自从两年前将沫儿确定为下一任潜在继承者,我便带她来拜见您,然后一月前来一次,向您汇报众多培养、考验的进度,而这次是最终的心性考验,如果她通过,就可以转为真正继承者,进入十年期的正式培养,可结果…”

    “却不是她来抉择,而是云轩那小子,帮她把两难境地打破了。”百列接口道,怪笑一声,“这小子,倒是能搅局,不知道他破坏了多么重要的事吗?”

    “那您看…”

    “嘿嘿,考验继续,换一种方式,那小子不是能折腾吗,让他陪着沫儿小丫头好好折腾一次。”

    …

    “什么,你输了就不能外出,你赢了和冰妈妈就不允许再来春谷,这是什么变态考验啊?”云轩听着沫儿把她之前被冰烟告知的话语娓娓道来,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

    说实话,他之前对沫儿那么冰冷,不管不顾的对他攻击虽然不说,但心里还是有些受伤的,可现在,果然不是沫儿的错。

    沫儿贝齿轻咬红唇,“哥哥,我虽然也天天修炼、学习,但和你的内容差异巨大,我有一门课程就是教导人做抉择的,而这种两难境地下的抉择,我向来做的不好,这次是又一次的考验罢了。”

    云轩不能理解,忍不住道:“这是什么奇怪课程,好的不教,非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选都错,有什么意义啊?”

    沫儿慢慢低下头,“哥哥,世界有时候就是这样啊,并不都是美好的东西,要抉择、放弃、甚至冷酷的舍弃一些人和事物,这都是继…被认为必须的品质,而我性格太柔弱了,他们就想办法多训练我这一点。”

    “为什么非要…”云轩有些义愤填膺,搞不懂,刚要开口,门“啪”的被打开了。

    冰烟把他们召了出去,然后对表情不同的云轩和沫儿开口道,“刚才的战斗结束了,沫儿,你失败了。”

    沫儿脸色苍白了一下,还没说话,冰烟就笑道:“但是,由于云轩导致了异常情况,所以我和百爷爷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而这次云轩可以和你一起去,你们要完成一个非常艰难的任务,甚至可以说是试炼。”

    沫儿惊讶的抬起头,“试炼,竟然达到了试炼的程度吗?”

    云轩哪管那么多,急切问道:“冰妈妈,我们要是成功了,您和妹妹就可以继续来春谷了吧?”

    冰烟笑眯眯道:“是啊!”

    沫儿抢先道:“哥哥,这个试炼我去就行了,你待在这里等我。”

    “不行。”

    云轩迅速的拒绝了,然后他和沫儿产生了一些分歧,沫儿试图说服他留下,他则怎么都要帮她,冰烟站在一边也不急,微笑着看他们俩争论,尤其是急得小脸潮红的沫儿,眼中划过了一丝惊讶和复杂。

    “好吧,但是哥哥,你得听我的才行,我更厉害。”沫儿还是被云轩磨的没办法,勉强答应了,其实她脱离了战斗后就恢复到了云轩熟悉的柔弱性格,根本拒绝不了他。

    “好。”云轩笑眯眯道,他当然得跟着了,关系到她们能不能再来春谷,而且他要保护妹妹啊!

    “那就这样,一切试炼的信息在锦囊内,会在合适的时机打开,你们这就出发吧,师傅,我们走了。”冰烟看他们达成了共识,微微一笑,向不远处的百列道。

    百列点点头,收回了看云轩的饶有兴趣的目光,“走吧。”

    云轩凶恶的瞪了他一眼,“都怪你!”

    百列愕然,“为什么怪老夫,明明小沫儿输了怎么样是烟儿说的吧?”

    云轩哼了一声,“冰妈妈那么美丽、善良的人哪会干出来那么残忍的事,只有您这个心思坏的很的老师,才会出这种糟糕主意。”

    “你这以貌取人的臭小子!”百列气的快吐血了。

    冰烟抿嘴,差点笑出来,面容保持恭敬,素手一挥,三人消失,留百列下来。

    光芒一闪,一大两小出现在奔腾的冰河旁,呼呼的寒风冻的云轩下意识的一缩脖子,惊讶道:“我们要在这里考验吗,不是春谷?”

    离开百列,冰烟脸上的恭敬消退,摸了摸云轩的脑袋,笑道:“都不是,你们的考验在外面,要不然怎么叫非常艰难呢?”

    “外面?”

    云轩和沫儿的眼眸都是一缩,对视一眼,吃惊道。

    冰烟伸手从怀中取出了一张四四方方的纸张,纸张质地略硬,泛着一丝光芒,看上去就像是一张冰纸,“你们两个都从没出去过,这次的试炼,就是让你们外出一次,尝试在没有大人保护情况下的自我能力,不光自保,还需要完成锦囊上的任务,很困难。”

    说着,她十指如穿花般飞速掠动,而那张冰纸也是被折叠成了一只小船,然后,冰烟弯下腰,将这只纸船放入了河水中,轻轻一点。

    唰!

    让云轩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一股璀璨的蓝光从冰烟手中掠出,比起他之前和沫儿切磋时不知强烈多少倍,而那只纸船在光芒中急速膨胀开来,短短时间,已是变成了一条数丈大小的冰船,摇摇晃晃,在河水中漂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