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章 论剑伊始少名扬4
    午后的天气很给面子,太阳高照晒的人暖洋洋的,偶尔微风吹来几片屋檐上的雪花也不觉得冷。

    五岳剑派弟子又纷纷落座,费彬又是一马当先跳到了擂台上,看来是真的想一战到底了。

    “费兄,让我来会会你!”

    说着,令狐冲就要起身,却不料被何炳鸿一把拉住。

    何炳鸿可知道,令狐冲剑法高超,电视中的场景也都是展示的令狐冲使用剑法,可据说没了剑,令狐冲连仪琳的母亲都打不过,反而被其制住。

    令狐冲又是心胸坦荡,不愿占便宜的人,若是费彬不用兵刃,估计令狐冲也是不会用的,到时候……胜负就难说了。

    “大师哥,还是让我来吧,毕竟这可是我的主场。”何炳鸿笑道。

    “嗯?哦……”令狐冲一听愣住,又突然明白过来,这确实是何家的地盘,不过又有些不放心,迟疑道,“炳鸿,费师兄也算是成名多时的高手,而你刚开始习武不久……”

    意思很明显,就是怕何炳鸿差的太远,输的太惨……会被欺负的。

    “师兄,我武功如何你是知道的,华山剑法和养吾剑不说能赶上你,起码能纯熟应对绝无问题。而且我何家一直在外行商,没有点儿后手底子,也不可能安然无恙啊!”

    听何炳鸿这么一说,令狐冲将信将疑,不过想到何爸的英勇,令狐冲释然了,暗想肯定是还有家传功夫!

    何炳鸿见令狐冲点头,心里也是舒了一口气,要是真说起来,何炳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要告诉师兄自己变异了?

    不过也确实是这样,何炳鸿的底牌还真就是变异的体制“力大无穷”和可能是真的的“不怕受伤”的身体……

    何炳鸿纵身跳上擂台,冲着牛气轰轰目中无人的费彬拱手一笑,“在下华山派何炳鸿,还请费师兄多多指教!”

    “指教是可以,毕竟我们五岳同气连枝,不过……”费彬轻蔑的瞥着何炳鸿,很是不屑的上下打量一番道,“你说你们华山既然这么积极的抢着主持这次比试,怎么还派你这嘴上没毛的小子!”

    说着,眼神若有若无的斜一眼站在擂台旁边的宁中则,嗤笑,“我还以为华山派已经恢复了以前剑气两宗时的盛况呢,呵!没想到啊……”

    不等费彬说出更难听的话,何炳鸿突然打断,说道,“我华山剑气两宗时的盛况我没见到,此时的华山派也确实不如那时多矣……”

    在一群小辈比试中,宁中则实在不适合说话,见到何炳鸿出头,宁中则不由得稍微气顺了一些,这个费彬实在是太可气!

    不过听到何炳鸿的话,华山派众人又不由得有些皱眉头,怎么自己还弱了微风呢?

    “过去的鼎盛现在是还没达到,不过就凭我这不足一年的功力,还是能看出一点华山派的底子!还请费师兄品鉴一番!”

    说着何炳鸿摆出架势,长剑出鞘作起手式。

    费彬则暗自气恼,小小弟子,不知比自己进五岳剑派晚了多久,竟然胆敢打断自己的话!既然这么不知好歹,那就让这小子好好尝尝苦头!

    何炳鸿这番话一说出口,五岳各派弟子反应不一。华山派昔日的强盛还记忆犹新,但现在确实是有些日暮西山的感觉。

    这番话说出口,要是赢了那还好说,也确实很给现在的华山派长脸,而且作为东道主,赢了确实能让现在的华山派注入不一样的活力与信心。

    但要是输了……不仅是没面子的结果,这嵩山派恐怕真的是无人能压制,特别是凭费彬的傲气,恐怕在座的人少不得难堪。

    而擂台上左右站着的两人,一个是成名的高手,一个仅仅是初出茅庐的弟子……结果好像不用想了。

    “哎呀,这炳鸿怎么这么……这么憨呢,上去也就得了,还说这些话!真是、真是……”不戒和尚在恒山派座区中,气的直拍椅子扶手。

    旁边的恒山弟子很好奇,仪琳更是问道,“听爹爹语气,好像是认识何师兄?”

    “以前倒也没见过,不过这次来西楼客栈采访拳王,跟何家老太君说话的时候,老人家给爹爹指过,所以认得……对了,这次比试结束后,跟我去拜访下拳王,怎么着既然来了,就去拜访一下,不能失了礼数……”

    “啊?!爹爹的意思是……拳王、何家、何炳鸿……难道,何师兄是拳王的……”仪琳吃惊的语气引得一圈恒山弟子也都目瞪口呆。

    还有这层关系?!看来华山派的这位何师兄,出身很是了不起呢!

    “不错,炳鸿确实是拳王的爱子!比你大两岁……”

    不戒和尚点头确定,溺爱的看着仪琳,琳儿大了,若是没有出家也该找婆家了,何家这小子身世不错,通过这几日的观察,待人接物也没有丝毫的傲气,很是温和……

    再看向擂台上英姿昂扬的何炳鸿,朗眉星目、英俊潇洒,差不多应该能配得上自家琳儿了!要是琳儿她娘在就好了……

    不戒和尚陷入沉思,另一边嵩山派的人却也将恒山派中的谈话听的一清二楚,毕竟挨着都挺近。

    此时嵩山派史登达心中不免有些担忧,抬头看着擂台上已经开始交手的两人,眉头紧皱。

    拳王能打赢魔教童百熊,那肯定是一流高手无疑,而且肯定还是一流中的高手!要是费彬把拳王的儿子打伤了,那可就不好交代了!

    但现在两人交手,若自己出言打断……不说不合规矩,就是告诉费彬,凭他那臭脾气也不一定听自己的劝……

    算了,还是等着,只要华山派这小子只要露出不支,自己就上前拉开两人!

    心中定下,史登达眉头也微微松开。

    这会儿擂台上何炳鸿已经跟费彬交手二十个回合,攻少防多,养吾剑的剑法防御搭配华山入门剑法的攻击,还真就打的有声有色。

    跟不是华山派的武功比试,何炳鸿直感觉发现了不少套路上的漏洞。

    想想也是,平时都是令狐冲跟自己对练,而且用的也多是华山剑法。自己又都熟悉,对于大师兄剑法的变招、防守都了解,所以对打起来很是行云流水,仿佛已经练成了一般。

    可此时跟费彬这么一比较,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欣欣得意的剑法,还是有不少想不到的破绽。

    在跟费彬比试中,何炳鸿快速的吸取着教训,弥补着自己的不足。

    从内力上,何炳鸿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不足,虽然这大半年来内力增长的很快,但跟费彬这种高手来比,可是差的远了。

    灌注内力的长剑在磕碰中,谁的内力强,谁的力道也就大。

    不过好在何炳鸿最不怕的就是力气,而且反应速度也快,所以才能在费彬的攻击中站住脚跟。

    又是三十招过去,费彬不由得心情凝重,更加认真起来,心中暗想:这小子真的是入华山不足一年?这么短的时间就变得这么强,说不得以后肯定会超过自己!

    放下费彬不仅仅只用剑,攻击中间也运起嵩阳掌,刁钻的拍向何炳鸿。

    一开始被侧身掌法攻击,何炳鸿也是被吓了一跳,一个箭步躲开老远,心有余悸。

    平复一下心情,不由得笑出声,“费师兄果然了得,这大嵩阳掌真是让人防不胜防。既然费师兄号称大嵩阳手,那小弟就用掌法陪你试试!”

    说着何炳鸿将手中的剑扔下擂台,不过这可吓到了所有华山弟子,包括宁中则。

    不过作为裁判,怎么着比试是擂台上两人的事,裁判不能插手!

    陆大有更是急的站起来喊道,“三师哥,这可是比试,没规定用掌法呀,你、你你……你别扔剑啊!”

    台下的担忧的不仅是华山派弟子,嵩山派的史登达更是眉头皱起了川字,不过也并未起身说话。想来是用掌比用剑还安全一些,只要费彬顾念五岳情份,别下死手就行,不然只怕自己也拦不住……

    擂台上的费彬脸色阴沉如水,沉声道,“既然你想试试大嵩阳掌的滋味,那我就满足你!”

    铛啷!

    嵩山阔剑扔到台下,剑触地一刻,两人竟不约而同的冲向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