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论剑伊始少名扬1
    第一次的华阴美食大赛还是有些仓促了,但是对于缺少这种娱乐活动的古代人,已经很够看了。

    而且最后的奖励也很是吸引人,倒也引得不少人转投到做小吃的行业上,希望下一次的美食大赛也能亮个相,要是再能拿个奖,那就更是再好不过了。

    何家西楼也是给小吃大赛前十名下了三个月的订单,每天往西楼客栈送一些美味小吃,以供住宿的旅客品尝。

    这也更让人眼红,何家西楼客栈啊,这可是能与官府县衙联合做事的存在,高不可攀不说,而且这也是这次美食大赛的主要负责人……

    是以,所有的前十名很是开心的接下西楼的订单。

    特别是还有其中一位女子来到了西楼,素衣布裳穿却被穿出碧玉无暇之气,不像是做小吃之人,不施粉黛却脆藕红唇,特别是脖颈的那一抹白皙,让人只觉得这是一个美丽的姑娘。

    “你想来西楼客栈做工?”张掌柜的问道。

    “是,掌柜的,我也听说这里给的钱资很多……不过这些我可以要一点点就好,只求、只求能在西楼客栈的庇护下营生。”

    “你已经有店面可以营生了,为何还要来西楼客栈呢?”张掌柜的疑惑问道,“店面都是装修好了的,进去就能用。说实在的,你为何要在这打工,这不是……给自己套根绳子吗?”

    这时,突然一声喊声传来,“小张啊,俺这线快木兰,你去给俺买点儿来……”只见奶奶从院子走进西楼客栈的大厅,呵呵笑着,“哟,正忙着呐?那你先忙吧,俺自己去。”

    “唉哟,老太君,您还是歇着吧,我脚程快,转眼就给你卖来。”

    “你这不是忙着么,我正好溜溜腿。”

    “还是我去吧老太君,这位姑娘想来咱这做工,正问着呐,等一会儿没事儿。”张掌柜的抬腿就往外走,“还是买麻线?这次我多买点……”

    看着跑出去的张掌柜,奶奶笑笑转过头看向旁边的姑娘,“姑娘你叫啥?”

    “回老太君的话,晚辈叫隋晴。”

    “俺说看着眼熟,你参加咯前边的比赛吧?”

    “是。”

    “囊~你怎么还来这找活干?凭你那手艺,应该不缺饭吃啊?”

    看着奶奶慈眉善目的询问,隋晴姑娘突然有些哽咽的将自己的故事说了出来:

    隋晴家境本还不错,爷爷是前朝宫廷御膳房中的人,后来前朝颠覆就逃回了老家,手艺传下来不少,但隋家一脉单传,到她父亲一辈儿就只剩下两个姑娘,除了她自己,还有一个三岁的妹妹。去年家乡一场瘟灾,父母都命丧黄泉,只留下自己带着妹妹逃荒外地,期间凭着祖上留下的钱财也还过的去。

    不过两个姑娘家家的,一看就是弱女子之流,其中一个才三岁。老话说财帛动人心,俩姑娘怎么能守得住这让人眼红的财产?

    一段时间内,家里是夜里遭贼,白天出门也遭地痞惦记、调笑。无奈只得学会伪装保护自己,外出谋生也是逼不得已,这次前来真的是为了求一份庇护。

    奶奶听的是哀叹连连,直喊苦命的娃娃,于是一口答应下来,“姑娘啊,我做主,你就留下来吧!这县城里奖赏给你的店铺你照样开着做买卖,平日里就住在家里,对了,也把你妹妹接过来……

    大牛,快去把墩子喊来,让他带着隋晴姑娘出趟城!”

    ………………

    热闹的十五一过,西楼客栈大院内已经扎好了擂台,四四方方的一丈高,四周摆了许多板凳以供围观。

    五岳弟子陆续从楼上下来,聚众分门别派的吃了早饭,便来到院子内,也就是院子被无形的扩充的极大,总共近百人都能坐的开。

    到九点所有人都已经落座,宁中则作为岳不群妻子随着岳不群多年奔走,场面见的极多,虽说终究是女流之辈,但主持这次小辈的比试却是正合适。

    场面话说过,比试也正式开始。五岳剑派之间各自派出三到五人,捉对比试,点到为止。

    五派的领队抽取了上台的顺序,没想到第一个上台的是嵩山派的弟子。

    只听得嵩山派座区突然传来一声狂笑,“哈哈哈!好好好,好得很,我嵩山派得了五岳盟主,身为五岳剑派之首,连这比试也是第一~哈哈哈!”

    有人口出狂言,引得其他四派直皱眉,都放眼看去,却是坐在嵩山派领队身边的一男子,身着嵩山服饰,肌肉膨胀目光犀利,一举一动狂放至极,丝毫不怕四派的目光。

    “这人是费彬,外号大嵩阳手!十三太保之一,武功高强,为人凶狠,很不好惹……”

    有人一眼就认出了那人名号,赶紧跟身边的人通告,免得引起这疯子的注意。费彬年纪不大,却能闯出大嵩阳手的名号,可见武功很是厉害。

    而且从刚才的口气中听得出来,这人狂傲桀骜,不把同辈放在眼里,很是不好相与。

    连嵩山领队的史登达都有些挂不住面子,见费彬有些惹众怒,暗自拉了一下。可费彬却是不领情,朝着周围一扬下巴,很是傲娇。

    宁中则也是皱起眉头,没想到嵩山派竟然将费彬送了过来,看来是没安好心。这个“疯子”,接触过的人都知道,不分对敌还是切磋,手下都不留情,也就是左冷禅能压制的住,否则他连其他师兄师伯都不怎么尊重。

    “费师侄,此次是各派间切磋比试,互相学习长进,以此增强五岳剑派间的联系,可不是要分个一二三出来,否则,难免闹些不愉快。”

    语气软硬适可,即点名切磋之意,又暗自告诫有人不要闹事,不然大家都不愉快。

    费彬轻佻的笑笑,语气怪异,拐着弯的道,“宁前辈说话,费某当然听得,不过……费某也是新一辈弟子,可是要讨教一下华山派的功夫!”

    说完,费彬猛的从座位上跳起,就像一颗炮弹“嘭”的一下,扎到擂台上,看着并不是很胖的身体,却是将擂台震的狠狠的颤抖一下。

    微眯着眼扫了台下众人一圈,嘴角突然翘起,朗声道,“众位,还要请教各位的高招,不知谁第一个上来,让费某活动活动!”

    见的费彬上台,泰山派中的迟百城皱起眉头,向着身边的人说道,“这费彬忒不要脸,他已经是江湖成名已久的人了,却还要在这耍威风,着实恶心人!”

    身边跟来的泰山派弟子听得直点头,却没想到费彬内力深厚,听力也是惊人的好,将迟百城的话一字不落的收进耳朵。

    正愁没人立威,没想到有个傻小子自己跳出来。

    费彬想罢当即大喝一声,“呔!勿那小子,在下面婆婆妈妈乱嚼舌根,有种的上来一比!”

    突然听到费彬冲向自己,迟百城心中一哆嗦,脸色突然变白。

    他很清楚自己的斤两,对上费彬那是有输无赢,上去估计撑不住多久,还不如不上,免得给泰山派丢人。

    当即脑筋一转,迟百城说道,“费兄何必着急,此次此时可是华山派宁前辈主持,既然定了顺序,迟某当然要听华山派的安排!而这第一个上台跟你比试的……可是恒山派!”

    “哼!”费彬冷笑一声,“推脱的倒是有理由,除了恒山派,第三个上台的就是你泰山派了吧?到时候我看你敢用什么借口推脱!”

    宁中则在台下华山派中,听得这些对话暗自摇头,五岳剑派之间并不和睦,本想着多交流能增进了解,解开嫌隙,却没想到都是这样子……

    何炳鸿看着这场面也是心中冷笑,五岳剑派别看是联盟,说是江湖上共进退,可现在从师傅那一辈到自己这小一辈,都是勾心斗角,互相看不顺眼,能好的了才怪……

    第二个上台的是恒山派,仪和作为恒山派大弟子第一个出场很是合理,而且听得言语间费彬对恒山派的轻视很是恼火,当即站起来,手提宝剑,娇叱一声,

    “口出狂言!我来会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