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百花齐放成衣店
    所有人都在西楼客栈享受自助餐带来的新奇与美味时,华阴县各个大势力的家主或代表则都被邀请到了何家小楼的客厅。

    “哎呀,不管看多少次,每次见到这灯泡都让人心生感叹呐!”高员外仰头看着屋顶打开的灯管说道。

    “是啊,鬼斧神工,真不知是何人发明,如烛火般照亮,却没有走水的危险,真真是让人羡慕。”

    “再羡慕也不成啊,这些东西,就是何家也不多,根本不会外流。再说就是你我有了灯泡,也没法让它亮起来。”

    “是啊,听说这灯泡虽然不消耗自身,但还需要叫做雷电的东西……哎呀不懂不懂啊。”

    整个华阴县的大家族大势力都齐聚何家小屋,看看这里哪个不是家产万贯良田千顷的一方土豪,现在却一个个犹如土包子一般,一起仰头对着一个电灯泡流口水……

    这时何爸何妈开门走进来,这群人才不舍的收回目光。

    待何爸在主位上坐定,何妈坐在何爸身边缓缓开口道,“据我家老祖宗的意思,我何家走南闯北也算有些见识,手里也积攒了不少新奇的赚钱点子。赚不赚钱的不说,但吸引人却还是有自信的。”

    听着何妈的话,众人一阵唏嘘,更有人说道,“何夫人说笑了,整个华阴县的人都知道,何家出品必属精品啊!只要是何家出的点子,哪有不赚钱的。”

    这话引得众人一阵附和。

    何爸这时笑笑,转而说道,“都是各位赏脸,这不,家母吩咐了,说是何家有钱了不能光想着自己,要带动大家一块发财……”

    嗯……还有这等好事?!

    在做的如县令的代表、各粮商家主、各个酒肆的幕后豪绅、文人世家的代表,哪个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但听到何家提起的一起发财,那是一个个眼睛都闪闪发光。

    “敢问何兄,可是关于卖这衣服有关?”冯老板在华阴县开了两家大的布料店子,兼营成衣买卖,所以对这衣服很是敏感。

    毕竟上午那拍卖会,有心人都能算出来,数万两的交易啊!简直不要迷死人……

    “冯老板所言对了一半,与这衣服有关,但不是衣服本身!”何爸说道。

    “这类衣服我何家还有一些但也不多了,我何家还要留着自己用,所以也没法再拿出来。而且这一类衣服从遥远的外邦进来,再去倒卖得不偿失,所以……”

    何爸停下喝一口茶水,充分的吊起了所有人的胃口。见众人目光铎铎的看着自己,何爸才放下水杯缓缓道,

    “既然没法进货,那就自己做!”

    “自己做?”冯老板惊讶道,他也不是没想过借了款式自己模仿,而是碍着何家面子暂时没有出头的想法,却被何家自己说了出来。

    “我知道这些衣服想模仿比较容易,但我何家有所有衣服制作的手艺,而且还有很多没有的款式。”何爸说道。

    “那何兄今天的意思是……”金老板是大主顾,皱眉问道。

    “我何家出样式,诸位平均分配,愿意的入伙的拿了我家的样式可以单独开成衣店,而我何家只要一成的盈利!”

    “一成!”众人惊呼一声,没想到何家能让出这么大的利来,不由得窃窃私语。

    “那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分样式,重复的话,利润可是少了太多啊?毕竟华阴县就这么大……”有人直接问出了重点,周围不少人也点头附和。

    “要是两家拿了同样的衣服样式开成衣店也不怕,眼光别只盯着华阴县,中原可大的很,一家吃不完……”

    何爸一句话,众人了然,不是大家没想到,毕竟大部分人都只是在华阴县一个地方开铺子,根本没迈出去过,但说开了也就都明白。

    “况且,”何爸又道,“我家拿出的样式有十几样,足够大家分的,不会都重复。只要商量好有专门卖西服的,有专门做连衣裙的,有卖鸭舌帽**帽的,也有卖内衣的……”

    “内衣?内衣是什么?”有的人糊涂,没听过内衣啊。

    “这就要诸位与你们自己的夫人联系了!”何爸笑道。

    “是啊,特别是我们妇道人家的小衣,怎么好意思拿出来给你们这些大老爷们看呢!”何妈笑着说道。

    …………

    等到所有人从何家离开时,几乎全都面带微笑,看得出对得到的分配份额很是满意。而剩余少部分人虽然没显得特高兴,但也是脸色淡然,这几家势力相对薄弱,所以分配的比预想中的少了一些而已。

    不过转过来想想,有的赚就不错了,总体上所有人都是很满意的。

    待得过了一周时间后,华阴县先是同时出现了十几家成衣店。这让周围不知情的群众很是吃惊,什么时候成衣店这么招人喜欢了?

    不过等有人进入之后才发现,里面的衣服和自己穿的居然天差地别!不过有些像何家之前拍卖的衣服,再看看价格,竟然是自己这么个平民百姓也能消费得起的?!

    那还等啥,买了穿上试试呗!咱也体会一下富家人的生活,好歹也是穿过同款衣服的。

    也有些男人在进了新开的成衣店后,没一会儿就红着脸掩面“逃”了出来,等跑出去十多米后再回头张望,才发现门上牌匾写着“暖阁成衣——女式内衣”的字样。

    虽然不知道“内衣”是什么意思,但看到“女式”二字,再加上店里面见到的东西……哎哟不行了,鼻血流出来了!

    如此情景在华阴县此起彼伏,引领了新的话题,同时也带动了整个华阴县的消费,整个十月的gdp比之前都有了明显的增长。

    不过这都是一周之后才慢慢出现的,此时何炳鸿已经准备回门派去了。

    “赶紧回去吧,不然老抓我当壮丁,这日子没法过了……”

    何炳鸿在家这些日子,真是忙的够呛,特别是在老爸老妈真的感觉何炳鸿受得伤没有大碍后,有什么活儿基本都是何炳鸿出动,而他们自己居然玩牌的玩牌,打麻将的打麻将!

    忙活了许多日子的何炳鸿,终于忍不住要回门派了,毕竟实在是太想念师兄弟们了,才不是因为干活干够了!

    “行吧,那等给你准备好带的东西后再走吧。”何妈说着,又感慨了一句,“可惜了,后面还约了高家夫人一起打牌呢……”

    何炳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