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7章:幻海迷身
    像是元夕灯会,花火表演一样。

    颌天的耳畔声音,仿佛是雷声贯耳。

    在此刻倏忽响起来的时候,颌天就被狠狠地吓了一跳。

    果然,颌天的眼前只是一片墨色了。

    这看上去非常奸诈的楚醉言,她在这一片昏暗内,自己拿手举的,是一些符纸。

    符箓?

    但是,她笑意盈盈,就像是一个奸商!

    “呵呵,我看你怎么去脱离这轮回--”

    她的声音像是一个诅咒,舒缓而轻柔。

    但是,又多出了无数强劲有力的情绪。

    颌天被吓得心中一抖,还没有去控制什么。

    但是,却已经被这一股有形无形的力量,直接推倒在地!

    这可是空气的推倒。

    让颌天觉得,自己的心都被什么所震撼。

    大厦将倾!

    完了,她已经被倾倒了。

    现在,这一切的事情都连番发生。

    它们纷沓而来,让少女根本无法去抵抗。

    她还年轻……

    但是,已经要死了呢?

    和自己已经失之交臂的顾清辞,看上去,不会错。

    但是,他几乎已经失去了无数的理智。

    对准自己的目光,是陌生的,就像是一个傻兮兮的人,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奇怪的人。

    但是现在,颌天听见了一声尖锐的呼啸,在这个时候,突然产生的一个声音……

    简直是乱七八糟。

    颌天感觉到,她纤细的手指,已经冲在这湿滑的河岸湿泥内。

    陷入泥中。

    因为脆弱,因为冲击,她的心率一片混乱。

    而且,还有无数濒死的感觉,这种体验,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

    颌天不必被歌功颂德啊。

    但是,他们干什么呢?

    一时间,她的心中,只能冒出一个想法。

    颌天已经闭上眼睛,并且等待着命运的批判。

    这一摔,可是不轻。

    她的身体,被直接印在湿漉漉的地面上。

    而且这视觉的转换,天旋地转,让颌天也无法回避。

    她咬住牙齿,并且轻轻地喷了一声。

    “爽啊。”

    虽然心中多出了让颌天觉得不爽的信息,但是最终,颌天还是无边无际地醉了。

    “我终于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了。”

    颌天在叹息的同时,又不忍心了。

    但是心中却有一种惨淡的遗憾。

    “楚醉言都能这样子对我,而且将我推倒,最后会怎么样?”

    弑君?

    顿时,颌天的想法,像是无数的烟花爆竹。

    她的身后,传了几张符箓。

    它们的威力,可以纵横天地。

    “啊?!”

    在颌天的眼前,飞入飞出地燃烧。

    那些焦黄的符纸上面,还有一种奇怪的符号。

    还有朱砂的痕迹,以及墨水的深黑色。

    深邃,和黑夜融为一体。

    所以,颌天觉得自己的心口都发痒了。

    像是千斤巨石笼罩其中,把她搞得有些畏怯。

    最终,那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突然传出。

    导致颌天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可以爬出来的希望了。

    她尝到了冲击波。

    她还以为是什么其他的鬼东西,但是她,最终却发现了这一些符纸。

    她看到的符箓,让她莫名其妙熟悉。

    “和刚刚,楚醉言害死十个人的那个,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也说明一点--它们就是楚醉言的手笔。

    符箓?

    楚醉言居然练得画符技术。

    而且,还像是发传单一样发出去。

    但今日,颌天对于符纸来说,倒也是不喜欢的。

    楚醉言,已经是更为吓人的了。

    她对自己扔出很多很多符纸,鳞次栉比,像是将颌天当作一个邪物要镇压。

    又像是让颌天死得彻底,连小渣渣都不剩。

    真的太可笑了……

    颌天只能佩服这个。

    她暗暗思忖,并且有些不安地直接抬起头去。

    眼神中,是最本质的信息,像是对命运产生的希望,直接铺天盖地而来的,是她的斗志。

    冷眼看着一切,颌天的心一阵抖颤。

    她,都可以被吓死了。

    而现在,颌天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自己心情,是多么的差。

    又是一种不稳定的情绪,但是颌天心中,却有一些浅淡的气息在。

    这样的世界,颌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去付出。

    但是现在,那符箓在燃烧的时候,虽然颌天觉得心中略显恐慌,但是她不怕。

    “嘭!”

    最终,她突然听到了几声吼声。

    然后,自己的身体已经加速滑入这一条河中,像是被什么东西弹进去了一样。

    但是,她的耳膜一阵乱晃,显而易见是被震撼了。

    只是,颌天惨了。

    “啊!”

    她被打击得有些惨不忍睹。

    但是,泥浆落在她的脸上。

    然后,身体倾落,颌天毫无反应。

    颌天的心中,却有些混乱。

    她就感觉到一阵清凉。

    就像是,她的身体被什么挫伤一样。

    这种疼痛,几乎是让她觉得心被堵塞了。

    但是,她仿佛是被什么东西遮住了眼。

    颌天在这段时间内,没有被任何事情所抵挡,也没有什么伤害,就这样子,滚下河去。

    造成一个惨兮兮的存在。

    在此时化成一颗炮弹,直接进入了这河内。

    是河中温度暖和的时候,但颌天,她也真心颤抖了一次。

    太恐怖了。

    成为了一道道波澜起伏的河面啊。

    颌天甚至听见了海浪的声音。

    她,也听见了一道水的呼啸。

    它冲着自己而来,仿佛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像,越来越激昂的交响乐。

    真的是太没劲了。

    颌天的心被深深震撼了。

    现在,她根本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但,她的想法成了心中最后的瞎扯。

    自己的一颗心,还在水流里上上下下地翻滚,辗转反侧。

    像是让自己内心充实东西,逐渐让颌天心中怕死的感觉,攀升了。

    果真吓人。

    这个时候,她落入河中,就已经产生了一种特别难受的感觉。

    这不是憋气,还是什么啊。

    她,最终会死亡吗?

    颌天想着,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最终,她的脑子一阵热辣辣的轰鸣,就已经直接进入了睡眠之中。

    在这无数的怒浪之中,颌天还能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

    这不是地震,但是,她的眼前,什么都没有了。

    到处都是鬼魂,就像颌天再也没有任何呼吸和存在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