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3章:孤高坚贞
    眼底徒增一抹疯狂的红光,融入自己的心底。

    突然之间,那一只螭吻的身体,不经意间,停住了--

    它还不是知道了什么?

    眼前的世界,也陷入了一片的转辗反侧内。

    有一抹杀机,在它的眼睛上,转瞬即逝。

    “桀桀……”

    声音不偏不倚地消失不见,如它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旁观者。

    一个人影,在它眼中出现。

    看上去,也是很小的一个黑芝麻点子,少年在一方石台上,仿佛一个寂寥的影子。

    而且,他的身上,宛如已经失去了任何的波动,天地之气化为乌有,整个人像死了一样,生命体征消失。

    若是换做其他人,它根本不屑于吃了他。

    但是,因为它的身上,几处伤口的痕迹,还有疼痛,它的心中,才多出点狠心来。

    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它是高傲的,也是桀骜的。

    “嗤嗤嗤”的风声缭绕在它的身周。

    它的身上,那种仿佛是毁灭的黑色气息依旧。

    螭吻一路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它几乎是长风破浪的身上,迅速地排开岩浆,在其中穿行而过的速度,达到了疯狂的程度。

    所以,这是它的突破,也是,含恨一击。

    “呲呲--”

    眼前的,就是自己的仇人。

    他看上去,依旧那么悠哉悠哉在地上睡着,唇瓣因为微乎其微的颤抖,而多出一种脆弱的情绪,仿佛他只是一个死魂灵。

    他是一个特殊的人,但现在,却在做不同的事情--和一把将自己害得要死的剑,一起闭关修炼。

    此刻,那条螭吻从心中轻轻地嗤笑了一声。

    它就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的仇敌--呵!怎么可能不去算总账?

    一时间,它的心也如一个人一样。

    所以,这件事情,它做得果断。

    静穆的空气中,因为它,在所不惜地滑动无数。

    它飞到了玄中世的头顶上,可见其小心翼翼的前行功夫。

    一时间,它就下意识地朝着那玄中世在的地方,挥去一爪子。

    眼底那无数的暴露情绪,自然是憎恨。

    “无知小辈,如何将我伤害?”

    它的身上,好似无边无际的晦暗漩涡,粗犷而强烈。

    它的那只爪子,也宛如是一方巨擎,要将他杀死,这何谈难处?

    一时间,千阙剑一动不动,在空中巡游的螭吻,没让它感到任何奇怪的地方。

    只不过现在,在那一只龙怒极反笑的时候,千钧一发的时刻,世界开始了无数的切换。

    它……呵,一爪子就可以打死在地上的玄中世。

    眼底多出了一种疯狂的情绪,爪子宛如流光溢彩,螭吻的大怒,惨无人道。

    它?

    见到此刻的事情,已经是迫在眉睫,千阙剑才斟酌地愣了愣,身上也不知不觉多出一种挣扎的光芒。

    它还没有将龙血汲取完毕。

    那一抹血丝,如枷锁的存在,它们联合而稳定,却不让自己突破这儿如胚层的防护罩。

    瞬间的话,爪子挥落而下,白芒瞬间跃出。

    这局势改变的时候,千阙剑也将不得不出关。

    不论这东西多么的威力十足,不论它是否会放弃自己的利益。

    它都要一试!

    那螭吻见自己不动,又想到了自己的龙血,忿忿不平地望着,那一些血丝,内心的想法不知道有多么颠簸。

    但是它,最终还是举了爪爪,一举将玄中世打击。

    龙血组成红丝带,在不停地减少。

    千阙剑的身上,杀气也愈发浓郁。

    但是现在,沉沦于胜利的螭吻,却还是不知道。

    它是一个如傻子的存在,但也并不傻。

    只不过牺牲龙血而已,世界之中,它算什么东西。

    玄中世无知无觉地继续栖息。

    他的容颜内,此刻也是安安心心的,好似对于一切,他都没有任何的想法,倦怠让他直接陷入昏睡之中。

    一睡不醒。

    空气中,顿时迸溅寒芒。

    那爪子上,凝聚了无数彩色,却因为空气中疯狂的震荡,与之相反的玄中世,成为它的目标。

    没有多少人发现,千阙剑的身上,一时间产生了淡淡的流光溢彩。

    它无风自动,身体在挪移,宛如血丝的血迹,在一点点被直接吞噬。

    每吞噬一丝,它的气势,就越高。

    窜出一寸,再来一尺……

    饶是螭吻也没有想到。

    它的眼底,一时间也是冷傲的。

    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它才对自己可以杀死玄中世的事情,那么的有把握?

    这儿的一切几乎静止不动,螭吻宽大的翼翅,在空中顿时闪现了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形态。

    它在表演什么?这是得瑟吗?

    爪子上寒光点点,一种微乎其微的戾气,已经爆发了。

    所以,现在--

    千阙剑的身上,按耐不住什么,它的剑气宛如铺天盖地的蝗虫,只不过现在隐而不发。

    它,就安安静静的地生存在此地。

    仿佛不同任何势力纷争,权贵碾轧,没有一个人的实力占的比重大?

    倾覆的世界啊。

    一种怒焰已经产生,显然,螭吻已经不知道怎么控制了。

    千阙剑的身上,可以看到可贵的气势。

    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媲美的隐忍和克服。

    玄中世的发丝已经被缭乱。

    他还是虚弱无力的样子,让颌天看到,必然是心疼他的。

    “是时候了!”

    那螭吻或许会这样说,但这千阙剑,它是内敛的,可不会这样傻兮兮的呢。

    一时间,千阙剑转念一想,计上心来。

    它不知道,自己的全力一击,是否会让玄中世来得及逃脱。

    这螭吻看上去却早已不耐烦了,焦躁不安如它,最后直接停止试探,它就将爪子挠了过去。

    仿佛身上,都是一种可以主宰一切的豪情。

    果然如此。

    在下一刻,犀利的萤光直接照亮黑夜,在空气中的无数天地之气,已经掺杂了螭吻身上堕落的黑气,宛如丝带一般,源远流长。

    千阙剑无声无息地启动了自己的防御。

    如电闪,似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还有身上的红丝,千阙剑一狠心,尽数完了挣破。

    剑气是它最后的盾牌。

    它却已容忍了螭吻对玄中世施加暴行,如今终于要回馈螭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