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5章:高山仰止
    丹药是新鲜出炉的,身上带有一些红色,但是却无法抹去,仿佛这是一抹朱砂,被稀释后,就凝滞上面一样。

    那丹药,也有一些价值可言。

    它的身上,几乎都是平坦的,而且没有任何粗糙的感觉,被炼得严丝合缝,这是怎么做到的?

    仿佛药效,也很好。

    只不过,这东西是临泷所无法企及的。

    澹台安歌从他的眼里,读出了的情绪,也是千变万化的……

    因为颌天的奇能。

    这丹药,虽然是远不及上品,但是,也能成为中品的丹药。

    一般的补血丹,都是用的药草。

    但是,这宜神丹,却直接转化成补血丹,颌天的血液,承担了药材的一部分。

    所以说,她身怀的,是一种异能,无法寻觅,也无法猜测。

    这世界,怎么是如此奇葩?

    “她怎么拿了补血的药材?不,她没有这样做,难道是我看错了?不可能啊……”

    澹台安歌也沉不住气了。

    她的声音中,有些懊恼情绪,但是又有些局促不安。

    或者说,她也在因为这眼前的的意象,而觉得很奇怪?

    但是,颌天是怎么变出丹药来的,而且还是补血丹呢。

    她也不知道呀。

    两人面面相觑。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临泷的眼珠子,也几乎瞪大了。

    他很疑惑,也很奇怪。

    难道是疑惑吗?

    她的天赋,是无法否定的。

    所以说,他们都认错了,眼前的一个无辜者。

    “好奇怪,居然是这样的……这是泠逸疏作弊了吗?”

    少年站在原地,仿佛也虚弱了很多。

    泠逸疏的嘴唇在不断震颤着,他已经累得半死吧。

    “这是补血丹?”

    颌天听见了澹台安歌的声音,也不知不觉地震撼了。

    难道,她自己成为药材?

    她的血液,颌天觉得,可以充当药材吗?

    而现在,只能觉得这一次是在做梦。

    太过于恍惚了吧,但是她已经发现,澹台安歌的目光。

    高山仰止,她这可是因为丹药的异变,才会和她,打个平手吧。

    不过,这丹药看上去,也是白里透红的,看上去煞是可爱,让她也喜欢,这个,不可能是其他原因吧。

    “这次,我只能说,澹台安歌和泠逸疏,平分秋色。”

    临泷将澹台安歌的丹药,也拿在手上。

    他的容颜,则是明月清风般,看上去也很是清爽,仿佛他就是一个公平公正的人了。

    澹台安歌在一旁听着。

    “哦?血色丹药,我真的没有泠逸疏带技艺高超。”

    是不是因为自己厉害,澹台安歌就迅速地讨好自己?

    但是,颌天发现,她的眼底,都是诚挚的情绪,声音也是清澈见底的。

    澹台安歌带给她的这种感觉,让颌天下意识地不喜欢。

    仿佛,澹台安歌是一只蛰伏在黑暗中的猎豹,在伺机观察着可以下手的机会,让自己失去生命。

    这种感觉,让颌天觉得,澹台安歌是不会死心的。

    “其实,我是第一次炼丹。”

    她的眼皮都粘在一起,一时间累得要死,一种自然而然的忧郁,让她的声音轻柔。

    “那么,你就更厉害了。”

    一时间,她连临泷最后将丹药还给她,澹台安歌向她告别的事情,也忘掉了。

    颌天的心也无比疲倦,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家中。

    她的手上,尚存那一抹丹药。

    她咬咬牙,自己也难受,但是颌天没有将那丹药吃下去。

    她想,若是可以给玄中世,那么,这可更好。

    --

    “这只恶龙,实在太毒辣了。”

    无数熔岩,宛如宇宙爆发一般产生在玄中世的眼前。

    他被吓到了。

    这--

    眼前,都是无边无际的毁灭感觉,宇宙破碎,夺目而销魂的刺激,这儿不再是风平浪静的世界。

    玄中世的眼前,一片的耀眼夺目。

    他的理智,催促他离去。

    但是,他没有走。

    “这可是我转败为胜的机会,你觉得,你这条龙,肯定杀得死我?”

    他早已将自己的千阙剑拿出,眼底是晦暗的情绪,世界起伏跌落,暴涨的熔浆,现在也开始下坠。

    这里的空气,开始变得很热。

    玄中世也计划杀死龙,他没有躲开一切,因为他又不敢去将这一切的战机所抛弃。

    因为这一条龙,它若是控制熔岩,挥洒魔界……

    这个,岂不是造成了连锁反应?

    他现在,成为改变魔界历史,最重要的一个人。

    所以说,他没想到其他的路。

    他只不过是想颌天,给她自己最好的关心,却连少女的影子也没看到。

    他又不想挣脱这一次机会,于是只能拼死一战。

    “是你!祸害人间的你,现在,还如此蜗居?”

    而眼前,那一条龙赫然在目。

    它已经浩荡地出现,身上龙息浩淼,让玄中世产生了一种望尘莫及的感觉。

    对啊,自己不如它。

    它的样子,是如此可怖,它看上去,宛如一个修罗。

    而且,还是一方浴血的幻影。

    它的龙吟,是这么有力。

    它的翼展很宽,长约十米,或许更多,在此地,自己极不安全……

    那一阵巨风而来,就可以将自己掀翻在地。

    这一块强有力的鹰嘴崖,也会惨遭劫难。

    在此刻,风彻底狂舞起来,看上去仿佛可以将自己歼灭。

    他就是一个奇迹,在全世界最难活下来的地方,还在苟延残喘。

    这就是玄中世!

    或者说,他的剑提供给力量,让他将这一战拼死拼活地打下?

    龙鳞是黑色的,他的眼眸也是黑色的。

    现在,瞳孔倒映着黑夜,他的容颜是这么好看,却在最后,化作死尸。

    宛如漆黑的一抹夜色,千阙剑的身上,亮光突然间微乎其微地出现。

    但是那条龙,可是不饶人的。

    它的身上,宛如是一片黑暗漩涡,和自己的白衣,格格不入。

    这就是冰与火的撞击,看上去一个黑一个白,天地悬殊差距,如此绚烂而格格不入。

    眼中喷射着无数怒气,那龙,可以一扫就将此地夷为平地。

    史诗级的重要人物,就是眼前的大家伙,它?

    自己成为螭吻的爪下亡魂,玄中世也是荣誉归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