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8章:孰强孰弱
    “哒哒哒……”

    这声音,伴随着他的心声。

    这是一个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听起来也是蹑手蹑脚的,不知在躲着谁。

    “嗯?”

    这可是反侦察和观察者吧?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和那个脚步声的主人,是如此的--贴切呢。

    黎明时分,他还在这儿,是要干什么?

    他还不知道什么是黑衣人,祈祷他不会被发现。

    但脚步声,却依旧是指向自己。

    这声音是如此坚定不移,他都不敢抬起头来,蹀躞地顺着墙角走着,声音也格外细微,而不可察觉。

    他不敢抬头。

    玄中世的心中很慌乱,也不清楚他走到何处。

    只不过现在,他在一意孤行,顺着自己的心情而走,这样也很简单随性。

    “嗒嗒”的脚步声,似曾相识,又从耳畔传来!

    陌生的声音理智,而且,他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为了什么?

    将自己锁定住,并且彻底实现了“无死角”这个条件。

    仿佛在向自己挑衅,又似这是一个神秘人物,在此执行任务,却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

    很奇怪吗?还是因为他的戒备心,再度装神弄鬼。

    一言不合,玄中世就弄塌了屋子,而且还弄得大张旗鼓。

    “玄中世。”

    他就觉得,那脚步声如影随形。

    他走到哪里,那可恨的人,就跟到哪里。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而且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回避。

    脚脚声宛如敲不完的鼓点,在此刻奏响在耳畔,经久不衰。

    为何?

    鼓点的声音坚定,自己都忍不住想回头一看。

    他被鬼魅所附身?现在心中,也多出一种阴冷。

    他加快脚步,却没有摆脱掉心中的梦魇。

    这闹鬼之夜,他会永远记住。

    但是,在他还没有记住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声音。

    这是真是假?

    他的名字,直接就被此人,喊了出来。

    黎明前后声音传播的速度很快,里程遥远。

    那身体,如此的直接。

    而且无悲无喜,不知如何描述。

    那清冽肃杀的声音,仿佛从远古时期而来,从历史中渗透而出,身上裹挟着时光的重量,伯仲之间,力量交锋,孰强孰弱?

    果然,这一个声音,就可以震撼玄中世。

    “啊?”

    根本就是做贼心虚,他不知道在此刻,还有谁可以认出自己的身影。

    真神奇,仿佛他就不应该被认出来似的。

    空气中,发出了炽热的波动。

    这是一对目光,将自己所眺望。

    那发声源,和自己离得并不远。

    他可以回头去看看,到底玄中世冰雪聪明,他,已经猜到这是谁的名字了。

    难道是--

    晏熹歆?

    眼前清秀少年,后背僵硬。

    那想着回头看来的眼神,那身影,也被自己的一声怒吼,锁定住。

    星如雨,昼夜更迭,阴阳交替。

    而他的影子,投到了自己身上。

    在此刻,那轻柔的影子,宛若浮游地浮动在“水面上”。

    此刻没有阳光,但却发生了影射。

    声音已经成为绳索,威慑力十足,闪闪光芒产生,将玄中世套住,直至时间尽头。

    “给我站住。”

    声音颇有气势,产生了容忍的感觉。

    现在更重要的,她的身上,多出了一种威势。

    威势,不知不觉就产生了。

    她的形象,顿时也圆融下去,不再是那么苍白无力。

    感觉到,眼前玄中世的身体,在木雕泥塑一般的凝固。

    他的身上,颤抖出现,浩瀚无垠的天地之气,想来抵御眼前世界的侵袭,却无法发挥作用。

    半响,他却转过头来。

    脸上分外发黑,他转身后,背面浸染的天光,都让他产生了些陌生的感觉。

    “是你,玄中世,好久不见。”

    这声音很不客气,又多出一种不置可否的感觉。

    “晏熹歆,早上好啊。”

    不知不觉,则是两人间的一轮交锋,匆匆而过。

    母与子,如今形同陌路。

    如此之小的逼仄甬道之中,只剩下他们两人。

    天光在眼前,恣意振奋地洒下。

    晏熹歆看起来,容颜潇洒华丽,肌肤玉凝如雪。

    玄中世相形见绌。

    “你要我做何事?”

    这声音是如此咄咄逼人,而且也有一种不屈的感觉传来。

    仿佛这是委屈,也是心的鸣泣。

    这是一张美到不可方物的脸庞,看上去,若是多出一丝赘肉,也是累赘。

    若是少了一些血肉,也明显会显得不真实,不圆满了。

    这就是她,晏熹歆。

    一时间,一种来自于血缘的羁绊,让他觉得,自己的思绪,顿时变得戏剧性起来。

    “去看沈流情否?”

    纤瘦的少年,看起来,更为虚弱而娇柔。

    他是如此,身上只有颓然和负面的气息。

    四目相对之时,便是眼神交集之日。

    美妇满不在乎地瞅了瞅他,并未不说话,就向迷惑不解的玄中世,比了一个手势。

    “请。”

    晏熹歆的动作,也是如此完美。

    如排练了无数次,在此刻,自然而然叫自己引君入瓮。

    “就在这儿了?”

    心中多出一抹疑问,玄中世提出一句,但这是多嘴多舌而已。

    “赶紧的。”

    这晏熹歆,却也惜字如金。

    声音是如此寂寂,划过一道永恒的波光。

    而空气中,一失刚才的暖意,变得如此冷清。

    千阙剑已经偃旗息鼓,也在洗耳恭听着这些声音。

    而眼前,那个看上去却渺然成飞烟的人影,正是自己的母亲,晏熹歆。

    几步之遥,却已隔着一个天地。

    世界瞬间变得静谧,只存留下轻微的脚步声。

    手腕上,顿时产生了一种压抑,脚步声是如此迅捷。

    让玄中世惊讶地抬头望去,却只发现这晏熹歆的神色,又被塑造如此模样。

    冰冷而高高在上,傲气而不染尘土。

    她在不由分说之下,就直接穿梭到他之前,一把抓住玄中世的手腕。

    强制性地,牵着他向前走去。

    而被她拽着走了好几米,玄中世的心,才重新恢复平静。

    “晏熹歆是如何企图?难道,她是让我去看望沈流情?可笑吗!”

    他已经毁了自己在玄家所拥有的、物质上的一切。

    但现在,晏熹歆也恶搞了一个契机,让它若梦发生。

    想到那一天,无数血液,血肉横飞。

    自己那一把茹毛饮血的千阙剑,但现在,贴附在自己的身上。

    晏熹歆没有发现。

    她的身影,比起以前都瘦了许多,和自己倒是相配。

    “放开我!”

    玄中世只觉得不适,心中仿佛淤积一块,这种淤血般的憋屈,是最难以忍受的。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缓解。

    但是,最终的魔障,则是晏熹歆的笑。

    “这可是你一生中,都无法脱离责任哦。”

    宛如温言温语,意思却隐藏她心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