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9章:千般雪
    “千阙,你究竟是谁?”

    它的名字,有何来头?

    眼前的世界,在变化,在暴戾地展示自己的能力。

    颌天的心一动,而她瞬间,就已经瞟了一眼千阙剑。

    千阙剑的身上,那来势汹汹的白丝绦,已经成摧残树木的东西。

    仿佛是沈流情拨动的、九霄环佩筝的弦。

    而现在,眼前的战局,已经开始白热化了。

    颌天沉吟一声,粉白色的丝绦,固然可以勒死人,但是现在,借着自己的血液,它也换做另一番模样。

    “沙沙沙”的声音,无数的树叶,已经全力以赴地扑来,身体,也算是离谱。

    “这千阙!”

    一个绿油油的漩涡,在颌天的眼前,已经初见端倪。

    那绿色的样子,淡淡的流光溢彩。

    仿佛眼前的树叶,已经不要命地奉命屠杀晏熹歆。

    不知道晏熹歆是不是会死呢?

    她在这儿,也是作法自毙!

    她自然是恃才傲物,不知千阙剑的厉害?

    “那么,你就绝对是错误了。”

    颌天的声音,颇为响亮。

    千阙剑还杀不死晏熹歆?

    但是,现在的它,势力是有些单薄了。

    虽然这自然让她觉得,不对劲。

    深不可测千阙剑,它究竟是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那白色的丝绦,已经在鞭挞一根根枯枝,败叶落下的声音,现在已经不是小,而是巨大。

    层层叠叠的落叶,暴起的身体,还有一圈绿。

    颌天安安静静地望着眼前疯狂传来的绿波。

    她的眉眼,是这样的淡漠。

    但是,她眼前的一个邈然身影,晏熹歆还是稳如泰山地站着。

    “耳坠!”

    突然间,颌天的眼底,也多出了一抹煎熬的感觉。

    她不知道,眼前的事情,居然会发展到收不回来的地步!

    “呵呵,颌天,我看你的千阙剑,是不是言听计从?不可能的!”

    晏熹歆的眼底,泛起了微波。

    她已站在那里,身体异常安宁。

    根本没有任何被吓到的感觉,她的眼底,也是柔美。

    “那么,我倒还要看看,你是不是足够厉害?老寡妇!”

    还是那句话,但是颌天已多出了咄咄逼人。

    她就这样,眸色泛起黑耀,而眼神凝集在晏熹歆那耳坠上。

    耳坠看起来也,也是这样的精密。

    感知感觉到了那如痴如醉的白色,已经成为了气态,身体稳稳妥妥地注入了眼前那防护罩内,是晏熹歆用来防备的“武器”。

    自然,她即将作法自毙,但是她现在,却没有死!

    为什么?却是这样的无情无义!

    她慵懒地抬着眼皮,自己就要被打!

    “千阙剑,再帮我一把。就一次。”

    颌天的眼底,已经产生了淡淡的伤感。

    她自然地望着千阙剑。

    那千阙剑,成为了颌天的眼底的惊鸿一瞥。

    它的身上,让颌天不由自主地惊讶。

    “这是!”

    天外飞仙,不可多得,白光显现。

    眼前的事情,都是混乱而模糊的。

    但是,千阙剑的白色,让颌天看着,觉得很是熟悉。

    的确,这不就是……邀月剑嘛!

    但是,它的身上,那随风飘荡的白丝绦,自然让颌天想到了千阙剑。

    但是,千阙剑的身上,已经成为了白色?

    而且,还是这样湛然!

    这颜色甚至比那丝绦也柔软,身上的一层浅浅白色,让颌天很是喜欢。

    这白色,该不是千阙剑的剑花吧?

    “识破我身上的阵眼?”

    颌天一眼看去,只见晏熹歆的眼底,也成为浩瀚的海。

    仿佛自己是看错了。

    晏熹歆的声音果断而华丽。

    唯独千阙剑不以为然。

    “刺啦……”

    一道闪电样子的裂缝,直接在眼前产生。

    而颌天的眼前,不知不觉就产生了一道空间裂缝。

    她会心一笑。

    “自然是千阙剑的杰作,只不过晏熹歆是不是会被破除那封印?拭目以待。”

    “桀桀,恐怕你是躲不掉了。”

    颌天的眼底,霍然大亮。

    她的声音,铿锵有力,仿佛要将晏熹歆得罪。

    “嗯?”

    在下一刻,晏熹歆仿佛听到了什么不要命的声音。

    “这--”

    她的一声灿烈尖叫,早已憋在心底。

    那千阙剑,果然一如颌天所说,是这样的变态?

    但是,它的身体,已经裹挟了那让颌天都觉得逆天的力道,完完全全地开始了疯狂的施展。

    身体的动作,是这样的流畅

    不知不觉,颌天的视线,已不知不觉地变化了。

    “我这是在看什么花火表演?这很本不在我的接受范围内!”

    千阙剑和颌天,天衣无缝地配合。

    但是颌天根本没有底气,再说什么。

    她的心已经足够乱。

    而绿色的海洋,则是不知疲倦地在眼前翻滚着。

    身体细细密密地摩擦,而那个漩涡,则是近在眼前!

    也就是说,晏熹歆的身上防护罩,若是被崩坏,她自己也是完了。

    因为身体。

    她的身体会在一瞬间被摧残,没有半点余地周旋。

    而眼前的一切,却也成为永恒。

    因为千阙剑的置之不顾。

    一剑就喷出了一段剑气,花飞满城春。

    “阵眼!”

    一时间,颌天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她连半点破除晏熹歆封印的可能性,都没有吗!

    作死!

    眼前的世界,已因为千阙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动作,唬住。

    “啊呀,她的耳坠,我猜,可是保不住了呢。”

    颌天的声音内,产生了一股柔软的笑意。

    “咔嚓!”

    就是这样疯狂的声音,在耳畔直接冒出。

    而她的身体,和晏熹歆一样,还是愣在原地,仿佛彻彻底底的提线木偶。

    这晏熹歆,分明就是要羁绊她!

    “你死我活!我要看看你。”

    她的眼底已经成为剑花的天下,无数朵花,而眼前也成为复杂一片,不知道哪里可以躲避,是那绝对的危险。

    “杀死她!”

    颌天没有了解到这些。

    但是她的耳畔,颌天居然产生了“天籁之音”的复杂意识。

    她的心,也殊不知会不会挣扎着,冲破一切呢?

    自然,她的眼前,也让颌天察觉,晏熹歆一声不吭,直接沉入了绿色的海洋内!

    居然可以这样?

    她的声音是没有了。

    但是,颌天的眼前,也是千阙剑的欢歌,真不知道,这些不容小觑的元素,在一起扭曲的时候,颌天的心是怎么样的!

    “刺啦”的声音,则是玻璃渣报废时的哀鸣。

    “颌天,你死定了!”

    不过,当颌天目睹眼前的事情之时,她却已经岑寂无声。

    反正晏熹歆的逆袭,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何乐而不为?

    反正她逃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