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夺战机
    心跳加速,眼前依旧是这样的黑夜。

    颌天的身上,让让敬而远之的威慑力,在极强地拔高、成长。

    影豹,一时间不清楚的,为少女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暂时失明生涯。

    不过她的双眼,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那影豹成为了颌天的发泄口,一发不可收拾的拳头,它那张着的双眼,被少女捕捉到的时候,少女的拳虎虎生风,带了些怒气。

    宁可自伤八百,也要杀敌一千!

    是这样子的,少女如是想,狂涌的天地之气,在奔腾不息,豪情万丈。

    一抬手就是咄咄逼人的一拳。

    击倒了影豹的心,它对于这怪物,颌天这个非人类,怕了,惧了,是与众不同的华彩,直接再出现,摄人心魄,纯属是在迟疑不决,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防着她的拳法。

    还有草率的挣扎。

    却冲出了一种刚强不息的咄咄逼人。

    一切几乎与璀璨星光远去。

    影豹眼前,少女的拳法,不是一般人达到的厉害。

    夹杂了一点点心中的不服输感觉。

    一种魄力,则是如影随形地衍生出来。

    从她的身上,直接喷涌而出。

    她的眼虽然不那么清澈,但是她依旧是成为,可以感受到光明闪耀的少女。

    她的拳击厉害吗?

    直白而逼真。

    她是无所畏惧的。

    指望以打拳,杀死响彻天地的影豹。

    是她真实,又带有突破的力量!

    “呼呼呼……”

    所以,少女本来是清隽的容颜,在如今,被血污笼罩,虽然已经斑驳陆离,但依旧在心中,是熠熠生辉的。

    与众不同。

    一拳拳的,一蓬血雾,则是飘然莅临。

    不服输的力量,扩散在一片刺鼻而震撼人心的气味内,则是隐隐约约地,那流光溢彩的屏内,迸发了影豹的一声呜咽声音。

    是那取而代之的颓唐。

    是这样的衰败?

    充斥着咄咄逼人的不甘和委屈。

    而少女却浑然不知,疯狂地振臂。

    一时间,她不知道中了什么邪,虽然是一只影豹,但是几乎也是要让她应接不暇。

    还想整死它。

    是顺其自然的流星,颌天的杀气无数。

    直接撞在那,原本却是因为狠心而得名的影豹身上。

    因为,他们同样都是无力,颌天的身体,在不由地微颤,是从容的血液,却依旧从她的身上,伤口处冒出很多。

    可惜了这样的,原本漂亮又洒脱的毛皮。

    虽然已经是影豹,它早已成为饿殍。

    揍扁它!

    但因为颌天的一拳拳,针锋相对,她的体力,在逐渐微乎其微地土崩瓦解。

    颌天何能不累?

    她如今早已被紧张化成一滩水。

    这是副作用。

    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内心片刻的难受。

    太阳穴在“突突”地乱蹦着,颌天却一定要保持握拳的姿势,即使衰退下去,依旧不敢这样地放弃眼前的事情。

    建功立业呢。

    她似乎是经受着极大痛苦的,疼的感觉密密而下,几乎是全身心的扑在那影豹上。

    那终究会结束。

    时间,是回不去的。

    从心底,也传来了惰性,清晰的疼痛,洇灭影豹,让它几乎要半途而废!

    颌天,从来不会如此这般坐以待毙。而大滴的泪水,她却是早流不出来了。

    哭不了多少。

    无力之感,第一时间,颌天咬牙切齿,心,又被深深压抑住。

    是零零碎碎的血液。

    有着血光之灾的意思,她口中,而呵出的,是白气,是那一串串让她,心悸的热气。

    已经是饮鸩止渴,少女无知。

    影豹的血液,究竟可不可以饮用?

    因为颌天虚弱,她也分辨不出,自己口中的血液,突然间窜入的血液,究竟是不是为自己内伤,撕裂的血?

    还是刚才进入口中的血液。

    眼前也多了一些阴翳。

    眼前眼后,都是血液在流淌,在爆发。

    自己又失去了世界的光明。

    同时,作茧自缚。

    但是她如今,却是已经适应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她内心鼓舞,一小簇火焰在支撑她向前扑着。

    经久不息,有一个义无反顾的声音直接催着自己,在警醒着自己,必须在秃鹰到来前,处理完一切的事情。

    让它们敏感又致命的一切。

    那些“人见人恨”,见了人就咬的秃鹰!

    因为各自的嗜血的杀气,以至于自己先前在林中跋涉时,身上等同于坐标的血腥味,已经早已为自己可能的暴露,奠定了基础。

    她不能这样子坐以待毙啊。

    但这儿,是何等的广袤,是秃鹰疯狂的一片领地。

    是,尽管林地中有无数的阵法,到底,为岁月的侵蚀,逐渐土崩瓦解。

    如今,颌天也是没有搞清楚,血液鲜美却是鹤顶红,对她自己来说,仍然是毒液的毒药。

    影豹的血,具有对于任何人来说,疯狂的吸引力!

    而且,如今自己已经和它,拼了个两败俱伤。

    这种巨量的血液,又岂不是一个局。

    甚至第一时间,颌天神清气爽,但是,是没有转到死亡而已。

    一拳一拳的疯狂,洞开的,天花乱坠,那颌天,她一拳再度精准地击在了影豹,它,早已化成两个血窟窿的眼眸上。

    她感觉到自己的选择,眼前是血液飞溅,暖融融的感觉,但是心酸依旧。

    温暖了她的心,她呼吸着空气,全身上下都是那淡淡的热流在汩汩地涌。

    她深吸一口气。

    舔了一口覆盖于自己舌苔上的浓烈腥气的血液,则不觉捂住心口,气喘微微。

    杀豹子,的确是有点疼的。

    是心悸的感觉。

    修复的四肢?

    颌天,早已疲劳倦怠的一切。

    “不,我还可以活下去。”

    她迄今为止还没有受重伤,她干什么要怕?

    因为内心的感觉,似乎是这样,她被制约,只能浴血奋战,还是不行。

    她一袭血衣,狰狞的拳,棱角分明。

    在水雾内,在心中狂跳的催动下,她的呼吸,她的动作,她的心跳还没有稳定之时,颌天眼一闭,自己索性不努力地去试着看一切,又一次地,潇洒地感觉凸显,整个人流线型的身体,驰骋疆场。

    继续投入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