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诚意(1/2)
    “洛少爷,看来……不管是我还是外练堂其他的诸位,都小看了您呢……”小七的身体此时正在颤抖,但是她还是强装镇定道。

    “我的秘术,可是能够在执事大人的跟前隐藏,但是却被您一下就识破了。”

    王洛将手中的长剑又靠上去几分,一道血丝出现在了少女洁白的皮肤上。

    “说重点,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你活不到明天……”

    “我愿将这隐匿秘术双手奉上,只求保一命。”说罢,少女便交出了一份记录了上千字符的锦缎。

    “不够!”王洛冷冷的说道。

    “不够?那……”

    “小婢愿以清白之身真心侍奉洛少爷几日,只求将此事揭过去,您看如何。”少女的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酮体,努力用自己极为生疏的手法做着诱人的动作。

    望着少女诱人而又散发着青春活力的娇躯,王洛的眼神一动,但是却又坚定的握紧了手中的灵具。

    提议令人心动,但是,这一夜所牵扯的东西太多,知情者……还是只有他自己最好。

    王七见他并没有放下长剑的意思,终于变了脸色,不过还是努力保持了镇定,只见,她从自己洁白的玉颈上拉出了一根细细的红绳,而红绳的一段露出了一块只有三寸长、两指宽的黑色木牌。

    “这是我最后的诚意,如果这都无法打动洛少爷您的话。”

    “小七就再想不到,有什么能够救自己一命了……”

    “魂牌?!”这下王洛终于动了容,对于每一个王家的弟子而言,他们很清楚这是什么。

    这是一种能够掌控人生死的道术,虽然初始束缚力一般,但是,只要从小开始寄养,那么它将无法被摆脱,而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束缚力越来越强。

    每一个非王家血统、从外面被收罗进家族的人,从他们还只有几岁时,在刚刚被确认有修真资质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逃脱不了被下魂牌的命运,也只有这样,才算是半个王家人,但是,其身份依旧是高级一些的家奴。

    从小是家奴,至死都是家奴。

    他们的身份,也仅仅只比那些没有资质,或是资质低下被认定为没有培养价值的凡人家奴,要好上一些,而魂牌就是他们王家人身份的标志,同时,也是奴役他们的枷锁。

    “您知道的,魂牌一主一副,主牌会由王家统一收罗,而副牌,则开恩的让我们自行保管,不过这个自行保管也只是暂时的……”少女将轻叹了一口气,她这枚黑色的木牌轻轻地取下,然后交给了王洛。

    这一次,王洛终于移开了搭在少女颈脖上的长剑,少女并没有足够反抗和逃脱的手段,这令他紧绷的神经好受了一些。

    接过了木牌,探入了一丝神识,随后,王洛便感知到了一个虚幻小人。

    这个虚幻的小人长着和少女一样的面孔,但是却稍显稚嫩,而她的躯体被无形的锁链捆绑,动弹不得。

    “啊!!”一声惨叫。

    “洛少爷,请您不要再尝试了……”

    看来是探查魂牌的行为给少女造成了一定的痛苦。

    确认完是魂牌无误后,王洛收回了神识。

    “的确是魂牌无疑。”王洛拿着这件魂牌在手中颠了颠,然后不动深色的说道:“那么,家族的规矩,你应该也已经知道了。”

    在王家,献上魂牌本身也是一个重要的仪式,而能够让这些被收罗来的修士家仆也就只有两种情况。

    一是代表忠诚,愿意向某位身具修炼资格的王家弟子表示臣服,成为对方的直隶下属,像王二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